第六十九章 八字全阴
作者:贼人字数:3404字

第六十九章 八字全阴

“道不同不相为谋!”李明烨心中恼火,顾不得把妹泡妞,转身去了别的车厢。

“你说他不会真的是李淳风的后人吧!”张灵音还等着看好戏,没想到姓李的偃旗息鼓不见了踪影,这使得她有些遗憾,所以用言语挑唆袁水问。

“现在随便顶着名头招摇撞骗的人太多了,他说是李淳风的后人,没准还真的是,但真正继承李家玄学的一脉在陕西,我看这青年不见得是呢!”

袁水问嘴上尽管不服,但是心中却有了三分的警惕,毕竟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有些看不透那名青年。

※※※

“终于回来了,到家的感觉就是爽啊。”舟车劳顿,张灵音感叹一声后,便急忙跑进卧室休息去了。

“这孩子,就是长不大。”袁二婶慈爱的说着。

“水问,此番出去可还顺利?”袁洪涛端坐在沙发上,精气神十足,显然功力恢复,所中的降头已经尽数破解。

“说不上顺利,不过就是没让刘相政的阴谋得逞,煞气被他的逆徒韩金铁取走了。”

当下袁水问便将在曲阜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包括施半仙出手帮助孩子们解决危房问题。

“这位施半仙真是我辈当中的楷模,以后有时间,一定跟他会一会。”袁洪涛不关心煞气归属问题,反倒是对施半仙很是欣赏。

“行了,你们师徒两个不要絮叨了,一会有客人要来,是我娘家的人,记得一定要热情!若是敢怠慢,晚上继续海鲜伺候!”

“老婆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有困难要完成,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完成!”袁洪涛面色一变,拍着胸口保证。

※※※

“姑姑,您老人家还是那么漂亮美丽,就跟十年前一样!”

伴随着开门的声音,袁水问看到门前闪过一个青年男子,给了婶子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滑头,难得你还能记得我十年前的样子。”袁二婶倒也不恼,慈爱地摸了摸他的脸颊,拉着他的手给袁洪涛介绍。

“这位是我娘家的一个侄子,名叫李明烨,他可是李家公认的玄学天才。”

李明烨伸手与袁洪涛紧紧相握,脸上露出来极度仰慕的神情。

“袁叔叔的大名,晚辈是如雷贯耳,家父时常在我面前提起叔父,说您是他们那一辈当中,资质最好,水平最高的玄学奇才。要让我多多向您学习。”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明烨这一顿明捧让袁洪涛当即有些飘飘然找不到北。

“小李子,你能来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袁家做客,叔叔很欢迎!”袁洪涛上下打量他一番,发现仪表不俗,谈吐得体,很是欣赏。

“叔叔一说袁家,我倒是想起来一个笑话,先前在火车上的时候,遇到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女的大大咧咧倒没什么;男的却自称是袁家的后人,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我本来想教训教训他,不过转念一些无非是一些小蟊贼,没必要大动干戈,就放过他们了。”

袁洪涛听闻至此,哈哈一笑。

“无妨,先祖上天下罡的后人遍布天下,没准那青年是其中的一支也说不定。对了,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位是我的侄子,也是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袁家要重点培养的对象,你们有共同语言,需要多亲近亲近。”

“早就听闻袁家的子侄一个个惊才艳艳,声名远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

李明烨“名不虚传”两字还没出口,便发现眼前的男子竟然就是火车上见到的那位自称袁家后人的青年!

“在下姓茅,名叫小蟊贼,还请李兄多多指教才是。”袁水问脸现嘲弄之色。

“误会,误会,天大的误会,我当时便觉得袁兄弟神清俊朗,非同一般,所以才没敢得罪,没想到还真给我证实了!方才那番话无非是吹吹牛皮,拿来开开玩笑,你不会介意吧!”

袁水问听他将话说道这个份上,当然不会说介意,跟他客气了几句,同时因为他拿得起放下,又对他高看了几分。

“你这次去南方,可曾找到清波?”婶子关切地问道。

李明烨原本嬉笑的神色至此一变。

“不满姑姑的话,侄子此番踌躇满志而去,但却铩羽而归,实在是惭愧异常。”

袁洪涛哈哈而笑。

“清波这丫头心比天高,而且一身的玄学水平丝毫不逊于我,她要是设置点干扰,我都不一定找得到,你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

“是的,是的,多谢姨夫指点。”李明烨紧绷着神经说道。

“二叔,二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袁水问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此时说来话长,你跟我来我告诉你。”袁洪涛不打扰他们姑侄叙旧,连忙将袁水问拉到他的房间当中。

“什么!二叔你要把清波妹子嫁给这色棍?”袁水问听完袁洪涛的解释,大惊失色。

“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人家小烨不就是在火车上言语得罪过你么,多大的仇。再者我可不是要将闺女嫁给他,而是按照你婶子的意思,让她们先认识认识,没准能擦出火花呢?”

袁洪涛这话说得很无奈,女儿大了迟早要出嫁,可将贴心的小棉袄割爱他又如何能舍得?

“此事我坚决不同意,不能让表妹往火坑里面跳。”袁水问义正言辞地抗议。

“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叔侄两个果然是心有灵犀,我也不同意,长安距离泉城可远了去。”

袁水问下定决心要破坏此事,坚决不给对方一丝机会,本着知己知彼的心态,悄悄地伏在门缝,听完了二婶与李明烨的对话。

原来这李明烨的确是长安李家的指定继承人,因为一身玄学水平深不可测,他又极度的自命不凡,尤其是在择偶上,只肯与一些姑娘搞暧昧,但是绝不肯许以婚姻,因为在他的心中,非等闲姑娘不能与他相配。

而婶子知道袁清波也是眼高于顶的人,一般的人看不上,这点从多少次男孩子追到家门表白而被她打出去可见一斑。有意撮合二人成事,所以便把袁清波的近照发给他几份。

而李明烨一看照片,便惊为天人,又加上小时候跟袁清波见过几面,认定为自己苦寻无得的最佳伴侣,终于决定来泉城相见,及早发展下关系。

可袁清波趁着假期去南方城市找朋友玩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李明烨又是个急性子,思来想去,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直接去南方找袁清波,当着她的面表白,一定能被他的诚意感动。

人海茫茫之中,寻找一个人,而且还是只有照片,并不认识的人,对普通人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可对于精通易理卦象的李明烨来说,自认纯属手到擒来。

所以在给袁家的小姑打过招呼以后,便一个人踏上了南寻的火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袁水问来到泉城投奔二叔。

李明烨根据卦象所示,一会来南京,一会去上海,甚至还到达过深圳,更是差点去了香港,愣是没有发现袁清波踪迹。

无奈之下只得来到泉城的袁家,准备守株待兔,同时他也猜到一定是袁清波用特殊的手法屏蔽了个人气息,不由得对她这个人的爱慕之意更为火热。

“流氓!你怎么跟踪来了,到底有什么企图?”

张灵音小憩一会,睡眼惺忪的准备去洗手间,冷不防的跟正在熟悉周遭环境的李明烨打了个照面。

“我的小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不就是要给你看手相么,怎么成了流氓!”李明烨赶紧前后张望一下,发觉袁家的人没在旁边,松了口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灵音彻底清醒,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我先前不是跟你说了么,我是风水世家李家的传人,到这里是来是看望姑姑跟找我未来媳妇清波的。”

“哦!原来清波是你的未婚妻啊!”张灵音恍然大悟,因为李明烨能出现在这里,还且还能说出来袁清波的名字,心中已然相信了八分。

“你真的会算命是吧,能不能给我算一算?”张灵音笑嘻嘻地说道。

“这个……你整天跟袁家的人黏在一起,找我这外人算命,好说不好听。”

袁二婶显然已经将张灵音住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他,他也知道了袁、张二人只是很要好的朋友关系,并非男女恋人。

如果他没有清波的话,没准还真的尝试追求张灵音。

“他们都拣些好听的说,我都听烦了,所以想听听不一样的东西。”张灵音很反感人家不对她说实话。

“这小姑娘能住在袁清波的房间,想必他们关系相当莫逆,我一定要施展浑身解数先将她身边的闺蜜搞定不可!”

李明烨心思急转,脸上堆满笑意。

“张姑娘放心,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请你报上八字吧!”

“真是太好了!”张灵音低声欢呼雀跃,随即报出来自己的八字。

“乙丑,己丑,乙卯,癸未。”

“八字全阴!”李明烨惊疑不定。

“什么是八字全阴啊。”张灵音好奇地问。

“没什么,不过是命理学的术语,四柱有天干地支组成,一共有八个。这八个干支按照有阴阳两种属性划分,如果一个人的生辰八字都是阴属性,就是八字全阴,反之则是八字全阳,在命理学上还是相当普遍的。”

李明烨大概给他解释了一下相关术语。

“原来是这样,可我这命格到底好不好呢?”

李明烨熟读《渊海子平》,随口就来。

“当然是一帆风顺,心想事成,大富大贵的命格。”

“骗人,你刚才还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话坏话都说的。”

“这个……”李明烨略一踌躇,声音更加低沉。

“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是我说的,你的命格富贵有余,就是有一点不好,结婚以后会克夫,不过也没有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