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民间高手
作者:贼人字数:3296字

第一百二十九章 民间高手

何母按照袁水问的吩咐,赶紧去叫来施工队准备垫高门前明堂,而袁水问则是在何晴的带领下,前去拜访她口中提到过的盲人神算大师。

“这位盲师神算是我的一位本家,我小的时候得过癔症,曾让他给救治过,还顺带拜了他做干爹,自从我工作以后,还没有去看过他呢。”

何晴说起来与盲师的渊源,略有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在外工作的原因,要不是今天袁水问有事相求于他,还真的想不起有这个人。

盲人神算大师同样住在一个平房当中,在袁水问等人的看来,不论他家的装修还是布置,比起何晴父母家差得远了。

“请问姑娘你找谁?”

神算的家门口出现了一个年纪颇大的女子,见到何晴带领的一群人进入院落之后,非常疑惑。

“干妈,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晴晴!”何晴道。

“你是晴儿?”老婆子明显一愣,上下打量一番,这才恍然大悟!

“听说你出息了,在医院里当了医生,果然验证了你干爹当初给你下的断言!”老太婆笑得合不拢嘴,还不忘夸奖自己的老公一番。

“我干爹在不在家呀?”何晴道。

“在呢,正躺在床上睡大觉,我给你叫去!”老太婆贴心的说完,转身进入里屋,而何晴等人则外面的随便找个板凳坐下,依稀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对话。

“……我不是跟你说过已经金盆洗手,不再算卦看风水,让他们哪里来的到哪里去!”

“你这老头子我刚才说的你没有听见?来人是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的干闺女!人家来是专程看望你这老头子的,又没有提到让你算命。”

“干闺女怎么了!方圆百里之内,认我当干爹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老者虽然嘟囔一句,不过大家还是听到悉悉率率穿鞋子的声音。

袁水问听到此处,暗道民间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小孩子难免有病灾,早先时候医疗条件不发达,一出现问题,首先想到的还是风水师、神婆之类的人,拜他们为干爹干妈等“过路客”包“关煞”,以期望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算命先生将小孩子收为义子,当然会顺手赐几道灵符保佑平安,子女的父母则是会送上不菲的报酬。

“晴儿,让你笑话了,你干爹就这脾气。”老太婆搀扶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走了出来。

袁水问这时才看到瞎神算的庐山真面目,只见他紧闭双眼,脸色泛白,尘灰可见,头发略显蓬松,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不像是跟曹阿炳一类的假装的人。

“干爹干妈,我工作一忙也没时间来看你们,这是给你们带的一些礼物,还请您二老收下。”

“老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不过你有这份孝心真是难得,要我说你干爹当年不知道收了多少干儿子,干闺女,也就晴儿你长大以后知道来干爹干妈这里坐坐。”

老太婆瞬间将何晴手里提的礼物抢过去,一点没有先前老态龙钟的样子。

“你领着四位朋友过来,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不过我已经退隐江湖,不再涉及任何有关风水玄学的事情。”盲神算紧闭双眼,说话的语气异常的坚决。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干爹。”何晴恭维一句,接着道:“我知道您老人家的规矩,今天过来是我的几位朋友想见您,并不是想让您出手坏规矩。”

“你的朋友?让他们过来我摸摸骨相。”老头子说话之际眼睛微睁,众人便看到他的一双眼睛,瞳孔涣散,的确是受到了损伤。

“你这老头子,刚才还说金盆洗手,转眼间就忍不住了!”老太婆挖苦道。

“你个妇人家懂什么,一边去。”老者不悦道。

他因为放出去公告,退隐山林,撵了几次上门恳求的人以后,便无人过来找他批八字算命,如今袁水问等人的到来,无疑让他心里痒痒起来。

袁水问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否会真的摸骨,半信半疑地上前,老者则是一把抓过来他的手臂。

“你的骨肉匀称,手掌温厚,一摸就是福缘深厚之人;你的艮宫很绵软有弹性,这是田宅宫,预示着祖业发达的征兆;更重要的是明堂下漩,这是不间断修炼道法所致,你不用说,乃是我辈中人。”

老者说到此处,便将袁水问的手放了下去,不再言语;而袁水问则是对他的表现颇为吃惊!

“老人家,您会摸骨手段!”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那是当然,不会摸骨,又如何称得上是盲师!”老者嗤之以鼻道。

“太好了,老人家您快点给我摸摸。”张灵音有此机会,岂能落后,当即冲上去伸出来纤纤玉手。

“你这小姑娘身材纤瘦,声音清澈,性格则是大大咧咧,平日里少不了惹是生非,好在有朋友跟贵人辅佐帮助,遇事逢凶化吉,再看你的生命线!咦!”

老者断到此处,惊呼一声,凝神思索,像是有难解之事,将他难住了。

“生命线怎么了,是不是生命线断折,然后命不久矣?这些话我都听了好多遍了!”张灵音不满的撅着嘴说道。

“底纹断折也不算什么,是我多虑了。”老者讪笑一声将她的手放开,转而抓向旁边杨紫月的手。

而杨紫林存着恶作剧的心思,前先一步将自己的手递了上去。

“姑娘你的手……”

虽然女子的手普遍较小,老者一握之下,发觉自己现在抓着的这双手更小,一句话没说完,略一踌躇,转口道:“你是一个年纪不大,但是身形微胖的小伙子,也是有道法之人,不过年纪轻轻,喜好贪玩总归是不好,以后需要注意,要不然迟早会在这方面吃亏。”

“嘻嘻,多谢老先生指点,我会注意的。”杨紫林笑着抛开,对老者客套话不置可否。

“大师您看我的骨相如何。”杨紫月主动的将自己的柔荑递了上去。

“姑娘身材偏高,不瘦不胖,非常难得;尤其是你手相很硬,说话声音甚是干脆利落,想必是军人出身,感情线有松动,那是有喜事临门的征兆。”老者带着恭喜的口吻说着下半句。

“好啊!原来姐姐你背着我偷偷找了个姐夫,怪不得家里人说你八字红鸾星动,原来应在此处,赶快跟弟弟交代那人是谁!”

杨紫月听闻弟弟的口吻,啐了一口,没好气地答道:“我哪有找男朋友,再说就是找了,也不用跟你这小鬼头交代。”

杨紫月脸上含羞的退了开来,场中便只剩下郭胜男了。

“这小姐体型也是偏瘦,骨相更是难得一见的富贵之象……”

老者才说到此处,旁边的老婆子急忙打断他的话。

“老头子,你弄错了,这位是个后生,不是个女子;看来老话说得对,一日不练手生,没想到你也有搞错的时候!”

“你不知道别在一旁瞎咧咧,我啥时候有弄错的时候!”老者说到此处继续往下断,而袁水问则是脸上露出来即为钦佩的神色。

他原本以为老者拉着自己的手直断,之所以能说的大体不差,是受到老婆子的提示,但是从郭胜男这件事情上看,老婆子分明自己都搞错了,又如何会给他正确的答案?

如此一来,可以得出一个十分惊人的结论,那就是老者真的会摸骨,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

要知道他被家族称为不世出的天才,道法修为还在其次,玄学本事已经登堂入室,在玄学修为上能胜过他的,也只有他爷爷等一些老一辈的人,其他诸如二叔袁洪涛,刘相政等人,跟他也不过是半斤八两,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他也不过是刚刚接触摸骨,仅能断一下吉凶,详细展开讨论却是不能;可如今才到乡下,便大开眼界,果然正应那句老话:高手在民间。

“明明是个小厮,你非说是姑娘,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老太婆不自觉的嘀咕起来。

“你流年大为不利,最好不要外出乱跑,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危险。”老者前后给四个人摸过骨,还是第一次说出来不好的消息。

“流年不利?还请老前辈指教。”

郭胜男骄傲是骄傲,但还没有到倨傲的程度,她对于老者的本事还是相当敬重的。

“能点到此处,就已属破例,毕竟我已经退出江湖,总之你好自为之就是。”老者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承老先生的情了。”郭胜男没有表现出不悦,脸上反而愈发露出来恭敬的神色。

“老先生,我知道您不会出山,也不会逼您老人家动手,只希望问您一些问题,还请老人家不吝赐教;报酬好说。”

袁水问说话之际,从口袋当中掏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钞票,恭恭敬敬的递到老者的手中。

“小家伙会来事,有点意思。”

老者接过之后,用手试了试重量,便已经知道精确的数目。

“有什么问题你问就是,不过有言在先,如果我回答不上来,钱是不能再退给你,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规矩我自然知晓。您老如果能给我提供些线索,晚辈另有报酬。”袁水问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以后,接着道:“老人家您既会算命又会看风水,我想问一下,您在这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一些特别的事情,比如说发现一些煞气冲天的山岭,或者是生旺之气浓厚的谷地。”

老者闻言,努力回想,猛然间一怔,想起来一件事情。

“你要是说煞气浓郁的地方,我到真还遇到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