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殊途同归
作者:贼人字数:3189字

第一百二十三章 殊途同归

“李所长的意思是让我出面寻找这座古墓?”袁水问神色一动道。

“不错,古代人下葬更加注重风水,而风水正是袁老弟的专长,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而且据我了解,墓志铭当中的百越王最早不过战国,最晚也得秦汉,不知那时候的风水理论跟现在有没有不同。“李所长略带担心的语气说道。

“这点您放心,风水理论源于《易经》,只要是在《易经》之后,风水的基础理论还是同源的。”袁水问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回去筹划此事,申请活动经费,不会让袁老弟白白跑腿的。”李所长动之以情,晓之以利,袁水问大为满意。

他与袁水问商讨完毕,正准备回去向上级领导打报告申请立项,却在开门之际,与一个来人撞了满怀。

“郑教授,今天您又过来了呀。”袁水问认清楚来人道。

“我这不是挂念着墓志铭的事情,所以不请自到。”郑修堂道。

“您是古文字学专家郑教授是吧,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就是公务繁忙没有去拜会。”

“您是?恕我眼拙,没认出阁下是哪位。”郑修堂倒是没有倨傲,直接说出来自己的疑问。

“郑教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泉城派出所的前任所长李伟业,现在已经累功升迁到重案组,得叫李组长了。”袁水问笑着介绍道。

“李伟业?”郑教授略一思考,猛然说道:“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新闻联播报道过警方在青州破获了一起重大恶劣的强迫未成年非法乞讨的案件,那次行动的负责人,就是一位叫李伟业的警官……”

“这人便是区区不才,要说起那件事情的功劳,还是袁老弟最大。”李伟业谦逊的说道。

“我可没出多少力,都是李组长指导有方。”袁水问随口敷衍,内心却很吃惊。

李所长在泉城任职不长时间便被调走,郑修堂不认识他算是正常,可李所长上新闻联播不过是几秒的时间,就被郑修堂记个全名,可见他是得有多关心时政!

而袁水问从来不看新闻联播,因为他嫉妒新闻联播里面的国人生活的比他幸福。

“清波是不是已经回来了。”郑教授言归正题道。

“是的,不但清波回来,还有一个叫刘飞的也在,听说她是你的学生。”

袁水问将这话声音故意放大,果然就把书房里面的刘飞给吸引过来了。

“老郑,我昨天收到你的电话,今天就赶到泉城,是不是很够意思。”刘飞笑着说道。

“飞飞你又调皮了,知道老师的任务重,便立即前来分担,还是要感谢你的。”郑修堂早已经习惯了她的没大没小,丝毫不已为忤道。

“郑老师,您给我的这份拓片非常有挑战性,我昨天回来研究了一晚上,拿传世的吴越文献比对,发现了一些端倪。”

袁清波说到此处两眼放光,难掩兴奋之色,不过还是因为感到劳累而打了个哈欠。

“这么快就有发现,还真令我感到惊喜,清波你赶快说说都是些什么发现。”郑修堂高兴的神情立刻感染到众人。

“我拿越王勾践的《维甲令》和传世几个版本的《越人歌》跟这篇墓志铭相对比,大概破解了当中的几段文字,只不过……”袁清波说到此处,无端的脸色一红。

“只不过什么,墓志铭上都有哪些内容,赶快说来听听。”郑修堂说话语气带着几分激动,如果袁清波的释读有理有据,他便可以立即润色一下写为论文在权威期刊上发表,鉴于百越王从来没有见诸过史书,这将会是一个轰动性的学术发现,他的论文也将会极大的提高他在学术界的地位。

“……里面的内容讲的是墓主人生前的一段引以为傲的宫闱生活记录,我已经将相关论证写在笔记本上,郑老师一看便知。”

郑修堂听她说完,果然迫不及待的拿过她写的记录,大概读完上面记载的内容,略微有些发蒙,他因为做学问的原因,研读过成百上千的墓志铭,还从未遇到过后人将墓主人生前与异性发生关系的事情当作功绩记录在案,这也难怪袁清波在叙述的时候会脸色微变而说不下去。

李伟业客套完毕本来想要离开,不过听到墓志铭一词,便收住脚步留了心,等到确认袁清波手里拿的拓片跟自己的一模一样后,脸现古怪之色。

“有理有据,丝丝入扣,清波你真是有做学问的天分,要知道你现在才是一个大学生,就已经有此水准;等到你上了研究生,必然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未来的学术界定有你的一席之地。”郑修堂由衷的替袁清波感到高兴,有这样的好学生,他身为指导老师,自然跟着沾光。

“老郑,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功劳,记得发论文的时候给我挂跟个名。”刘飞上前一步抓着郑修堂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道。

“这是人家清波昨晚牺牲休息时间才得出来的成果,你没出力就所要好处,脸皮可是厚得很呢。”郑修堂说笑的同时象征性的捏了捏她的面颊。

“这才破解出来中间的一小段,万里长征才起个头,后面不知道要耗费我多少脑细胞,老郑你要是不同意,我可收拾包裹回家去了,反正现在还不到开学时间。”

“算我怕了你着小妮子,成天想着怎么算计老师,一点江南女子的温婉可爱都没有。”郑教授无奈地摇头道。

“这篇墓志铭突兀出现,当中记载的百越王也不见于历史,据我推测,一定是盗墓贼让它在重见天日;如此重要的墓葬若是遭到破坏,必然会是考古界的一大损失。”

袁水问听到表妹的分析,忍不住对她大声喝彩,毕竟她仅仅是凭着一点线索就将事情推测出来个大概,比起自己听李所长絮叨半天才明白要强的不止一个档次。

“给我材料的上级领导虽然没说墓志铭的来源,但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是明摆着的,这些天杀的盗墓贼,不知道毁坏了多少文物跟历史记录。”郑修堂一想到此处气就不打一出来。

“老郑你这是跟谁生闷气呢!”

袁洪涛打开房门,被家里热闹的情景吓了一跳,尤其是老同事郑修堂,脸色阴沉,像是跟人吵过架一般。

“二叔,你怎么今天就出院了,不是说还要多住几天么。”袁水问好奇的问道。

“我倒是想多住几天,可是南怀瑜大师执意出院,记者主要是冲着他去的,我的目标性大大降低,就没有必要留在医院了。”袁洪涛略作解释道。

“南怀瑜大师名声响誉全国,洪涛兄你没有邀请他来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学校讲课么。”郑修堂是古文字出身,国学功力深厚,也想找机会跟南怀瑜攀谈一下。

“我邀请了,可南师身体虽然无恙,不过精神受了点影响,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再加上他的学生们催促,就先回去了。”袁洪涛给众人解释了一下南师的情况。

“那真是太遗憾了!”郑修堂摇头道。

“伟业你也在呢!听说最近升官了,调到重案组任副组长,看来以后得叫你李组长了。”袁洪涛对一旁的李所长打招呼道。

“这都是承蒙袁师的吉言,才能官运畅通,这次过来除了感谢您老人的指点,还有一件公事想请你们帮忙,具体的状况我已经告诉水问老弟,我就先告辞准备此事去了,有眉目之后会再过来的。”

李伟业说到此处,也不顾众人说出来挽留的话,便匆忙告辞而去。

“洪涛兄,我不得不说清波的科研天赋,实在是太过惊人,只一晚上的功夫,便有了大的突破进展。”郑修堂毫不吝啬溢美之词道。

“知女莫若父,我这女儿这人毛躁有余,沉稳不足,还请老郑你多批评,少表扬,省的让她无法无天。”袁洪涛故意板着脸道。

“我可不是无的放矢,你可以亲自看一下她的成果,就会明白自己的闺女有多优秀,而且这篇论文一旦发表,令爱便能在学术界站稳脚跟了。”

“郑教授,小子虽然于学术一窍不通,不过却知道论文要讲究新颖跟独特,表妹所考据出来的这段百越王宫闱秘事已经有人整出来了,你们再发表相类似的论文,恐怕就不妥了吧。”

袁水问最看不得郑教授得意忘形,三番两次提到论文发表后会如何如何,有多大的影响力,于是故意打击他道。

“已经有人考据出来了?不可能吧!这篇拓文前天才统一发到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古文字专家的手中,昨天相隔一天,加上今天满打满算都不足七十二个小时,就是别人有论文发表也不可能那么快。”郑修堂肯定的说道。

“我也不是凭空捏造,这是方才李所长交到我手中的拓片,你们看看是不是一样的。”袁水问只得用事实说话,展示拓片的同时,也将李所长告诉他的一番话转述了一下。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郑修堂虽惊不乱,沉吟一下道:“这样一来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破译上,论文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没想到这次的对手会如此的强大,清波、飞飞,看来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要加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