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八尺老祖
作者:燕赵字数:2113字

第九十二章 八尺老祖

“师姐,这些修炼室都有哪些限制?是不是梅雨剑宗所有人都能来?”叶平问道。

童菲雨点点头道:“没错,梅雨剑宗以及所有附属家族的子弟都有资格来这里修炼。不过,有资格不代表有名额。此地的修炼室名额一共分成两部分。其中大约三分之一分给宗门各峰以及各个附属家族,名额的分配是通过每一年一度的宗门试剑名次来确定。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二,则需要宗门弟子及各家族弟子用资源来兑换。越是高级的修炼室,兑换价格就越是昂贵,就算师姐我也只能在冲击瓶颈时才来这里修炼一下,平时是用不起的。”

叶平闻言,心里的火热顿时被浇灭大半。

连师姐这位一峰之主都用不起,他就更不用想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正常,像这种修炼室,制造起来绝对要耗费极大的代价,而且,整个山峰所有修炼室加起来估计也不足一百个,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宗门怎么可能让每个人都能享用?

看到叶平的失落,童菲雨抿嘴一笑:“师弟,我的青竹峰还有一个半月的丙级修炼室名额,本来那是留给我的那个弟子用的。不过他常年出去乱晃,暂时也用不到。等你在星璇池修炼完后,可以用他的名额继续到丙级修炼室修炼。如果你想补偿他,以后送他一座低阶将级魔像就可以了。”

“好!”叶平点头。

低阶将级制造起来并不困难,把失败的概率算上,花费价值四五滴星辰炼乳的材料也就够了。如果用资源跟梅雨剑宗兑换,花费绝对不止这么一点。而且,王大锤乃是自己亲师侄,就算不用他的名额,等到见面时自己也打算送他一座魔像在作为见面礼。

“好了,师弟,看到中央这座建筑了吗?这就是璇玑峰最核心,最珍贵的修炼之地星璇池,走吧,我带你进去。”

“好。”

童菲雨带着叶平,径直向中央的碗形建筑走去。

碗形建筑只有一扇大门,大门上方写着星璇池大殿五个大字。而在大门左侧有一座木质凉亭,凉亭则有一位老者躺在吊椅上扇着蒲扇。走到凉亭近前,童菲雨拿出一枚青铜令牌,然后对凉亭内的老者微微行礼道:“八尺师祖,我带师弟过来,想要用一下星璇池。”

“是童丫头啊,你师弟?你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师弟来了。叶镇天那小子不是早就去世了吗?”老头诧异的看着童菲雨道。

“八尺师祖,他是我老师的流落在外的儿子,名叫叶平。”

“叶镇天的儿子?”

名为八尺的老头眸光一闪,上上下下打量了叶平一番,眼里不由露出惊奇之色:“境界是低了点,但是体内能量充沛,基础扎实,尤其是炼纹的融合度,竟然远远超越了一般武者,这是修炼了高难度炼纹的特征。不错,很不错,能有胆量去修炼这类炼纹,叶镇天那小子倒是生了个不错的儿子。”

炼纹融合度越高,修炼的难度就越高。难度太高,等级提升困难,踏入外相境的可能性就越低。所以很多武者明知融合度高的炼纹威力强大,却根本不敢选,就是怕失去踏入外相境的机会。除非是真正具有大勇气、大毅力的武者,才会明知到前方是一条绝路,也会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而在老祖八尺眼中,叶平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小家伙,有勇气选了这种高难度炼纹,就要有信心一路修炼下去。可不要半途而废一事无成,给你老爹叶镇天脸上抹黑。”八尺老头说道。

叶平当即恭敬点头:“师祖,叶平明白。”

“这就好。”八尺老祖点点头,然后看向童菲雨,“童丫头,你也要一起进去,还是在外面等着?”

“我准备给师弟护法,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也好,那你们进去,记得十天之后准时出来。”老头将青铜令牌还给童菲雨,然后伸手一拉凉亭边上的绳子,顿时吱呀一声,星璇池大殿的大门打开了。

两人向老者恭敬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走入其中。

而就在两人进入星璇池大殿同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下十个武者,这些武者一个个全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星璇池大殿,竟然又有人到星璇池大殿修炼了!

而且……似乎还是一个炼纹二级的小家伙!

对于此地的武者来说,星璇池乃是如同圣地一样的地方。

能够拥有星璇池修炼资格的武者,要么是天才,要么是拥有深厚的背景。在梅雨剑宗以及各大附属家族的年轻一代中,像白烈凰、赵天佑、辛甲、叶红妆、叶梵天,赵白象等最顶尖的一批天才都曾在星璇池修炼过,也正是他们,在星璇池创下一个个让人羡慕且嫉妒的修炼奇迹。

其中最具传奇的是辛甲,这个不属于任何附属家族的梅雨剑宗弟子,在踏入星璇池时,是炼纹五级,而十天之后走出星璇池时,却踏入了炼纹九级!

十天,足足晋升了四级!

那一年,他仅仅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也正是那一天,让这个并没有太大名气的少年,成为梅雨剑宗最耀眼的天才。

当然了,像这样的顶级天才毕竟是少数,大部分踏入星璇池的炼纹境武者也就提升一到两级的样子。不过,他们进入星璇池时,通常都在炼纹七级以上,提升之后,大部分武者都达到了炼纹八级、九级甚至十级!星璇池,这是最后用来冲击瓶颈用的手段,很少有人会把这种珍贵的机会浪费在炼纹初期。

然而今天却出现了例外,一个炼纹二级的小家伙,竟然进入星璇池修炼!

“这是谁啊,有人认识没?炼纹二级进入星璇池,太浪费!太奢侈了!”有人心疼的直跺脚。

有人思考道:“跟着童峰座来的,刚才好像说是她师傅的流落在外的儿子。童峰座的师傅不是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吗?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儿子来?”

“童峰座的师傅是通仙剑叶镇天叶前辈……那小家伙竟然是叶前辈的儿子!”有人兴奋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