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乖乖上学
作者:塞巴字数:2129字

第四百零六章 乖乖上学

最后沈溪一个人踏上了上学路,因为在沈溪出门之前,谢宁筠给她回消息了,说自己一大早就被父母给揪起来送到了学校去。搞得沈溪下楼的时候有些寂寞,以至于开始在想是不是像谢妈妈这样的行为才是正常家长应该有的,而自己爹妈在处理自己逃学这件事上的冷处理手段似乎有些反常?想到这里,沈溪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窗户,想象中盯着自己背影的那种身影并没有出现,沈溪叹了口气,认命地走了。但她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上车,我送你去学校。”纪凌降下车窗,朝副驾的位置摆了下头。那娴熟的样子让沈溪怀疑他是不是恶补了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时装剧好让自己跟现代社会更好的融合。如果真的是话,沈溪觉得自己有必要劝劝他,并且告诉他别说普通人了,就连现实生活中的总裁也不像电视和小说里演的那样。

“发什么呆?”纪凌察觉到沈溪望着自己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怪,于是不满地催促道。

沈溪一个哆嗦,认怂了:“没事,我没怎么睡好。”说着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有你的话,我就不用担心迟到了。”一边说着话,沈溪一边脱下书包,系好安全带。可奇怪的是,沈溪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完成了,纪凌却连汽车都没有发动。

沈溪疑惑地看向纪凌,只见他正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沈溪第一反应是自己闯祸了,可一转念她又记起自己最近没有单独做什么呀。唯一瞎操作的一次还是昨天吴鹏……难道……“是吴鹏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沈溪紧张地问道,小脸也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吴鹏没事。”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纪凌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着前方,顺便发动汽车往学校方向开去。

“你吓死我了!”沈溪忍不住埋怨纪凌这番作态,“没事那你刚刚干吗那么看着我?满脸都写着我有话想说好不好?”

沈溪的语气惹得纪凌转头看了她一眼。哪知道沈溪正盯着他呢,这稍纵即逝的时机被时刻准备着的少女把握住了,然后沈溪她狠狠地将自己的不满意回敬给了纪凌。

“丑死了。”纪凌转过头去,冷冰冰地说道。那样子让沈溪鸡皮疙瘩忍不住都起来了。她戳了下纪凌的胳膊,一脸担忧:“喂,我说,你是不是背着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偷偷去玩了那个乙女的手机游戏啊……”

“什么?”这回纪凌不是装的,他是真不知道沈溪说的游戏是什么。

“就是那个一个少女和四个美男子谈恋爱的游戏,那里面有个李总。”

“哼,那关我什么事?”纪凌听到这里已经完全丧失了兴趣,同时觉得主动去接沈溪话茬儿的自己简直愚蠢至极。

但让纪凌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冷淡态度并没有让沈溪丧失对这个话题的兴趣,甚至可以说她的兴致不降反涨了。纪凌话音刚落,沈溪就猛地一合掌:“是不关你事,但是你跟他像啊!”

哪怕沈溪的表情再真诚,再怎么努力掩饰,纪凌也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忍笑。合着说了那么多废话就是为了讽刺自己?纪凌气结。但是他发现自己看着沈溪偷笑的样子,竟然一点儿气都生不起来。纪凌无奈地瞟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沈溪自己笑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也停了下来。“喂!”到学校附近了,沈溪突然没头没脑地叫了这么一声。

“怎么?”纪凌很快就给了回应。

“你刚刚,到底想说什么?”沈溪想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但提出这个问题本身的行为就代表着她在意极了。

纪凌有些意外,他以为沈溪不会再问了,而他也早就想好了备用的方案。但既然沈溪问了出来……纪凌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刚刚就是想问问你,觉得怎么样?”

“嗯?”沈溪微微一愣,没想到让纪凌欲言又止的话居然是关于自己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浮上沈溪的脑海,但很快又被她的理智给压了下去。“什么……觉得怎么样啊……”说这话的时候沈溪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以至于她连这么短的句子说起来都有些结巴。

纪凌奇怪地看了沈溪一眼,觉得她状态有些反常。可说来也奇怪了,刚刚还能气势汹汹地瞪着他的人这会儿居然遇上他的视线就躲开了。纪凌心中有些不好的猜测,于是顺手将车停在了路边,侧身看着沈溪,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或者感觉不对劲?”

沈溪更懵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她闷着头想,觉得纪凌是不是故意装傻,为的说不定就是想让自己先说出口,或者根本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想到这里沈溪有点生气了,她猛的抬头,准备臭骂纪凌一顿,却在看到纪凌关心的神色时,哑火了——原来纪凌真的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沈溪愣住了,她对着纪凌眨了眨眼睛,一时忘了自己该说什么。

“真的不舒服?”纪凌见她这样的反应,以为自己说中了,心不自觉地提得高高。顷刻间,灵力也已经在他的两手之间汇聚,下一秒他就准备用灵力查探一下沈溪的身体了。

“我没事!”沈溪拦住纪凌伸向自己的手,“我刚刚只是不知道你在问什么舒不舒服而已……所以一时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纪凌并没有就这样放心了,他又向沈溪确认了一遍:“那现在你明白我说什么了吧?你确定你没事吗?身体上没有任何不舒服?”

沈溪迷茫但是坚定的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不舒服……非要说的话就是头有点儿疼,但是我估计是感冒了。昨天为了节约时间,我是从家里飞到临澧的,那时风又很大……”虽然沈溪这样说了,但纪凌还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逼得沈溪恨不得原地蹦两下来证明自己精神和身体都很好。直到这时,纪凌才勉强相信沈溪的话,又将汽车发动,继续往学校开去。但沈溪却又了疑问:“不过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