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钱袋被偷
作者:林雪歌字数:3064字

第26章 钱袋被偷

器火的火苗,比丹火暗淡许多。

它呈暗红色,相对于丹火来说,更为狂暴一点。

接下来,他用器火炼制了两副暗影碎心弩和十根弩箭。

其中这十根弩箭,他融入了金刚石,还用炼制好的的毒液淬炼了一番,可谓是十只夺命毒箭!

不管是哪个淬体境的武者中了一箭,都得饮恨当场。

暗影碎心弩小巧便携,林渊将这两个暗影碎心弩安装在了自己的小臂上,隐藏在衣衫内。

常人从外看去,一点也看不出来林渊的手臂上,安置有暗器。

有了这等大杀器,林渊心中的底气,又足了许多。

而后林渊又用剩下的铁精,炼制了一套攀爬辅助用器飞虎爪,这是由四支铁精制造的锋利爪套,组合在一起而成的。

它的主要用途是攀登险山,攀爬古木等。

林渊现在还不具备凌空飞行的实力,若是要快速地越过一些高大险俊的障碍物,有些困难。

比如险峻的大山,深不见底的悬崖等。

所以他做了这一套攀爬用的辅助用器。

万一遇见特殊情况,他能快速翻山越岭,亦或者在悬崖峭壁上快速移动,如履平地。

他考虑的比较多,算是防患于未然吧。

炼制完这些后,他准备去火云城的魏国拍卖场,将自己的凝血灵膏拍卖出去。

以此,来打响名气。

林渊将修为恢复圆满后,换了身黑色的长衫。便从灵室里走了出去。

在离开客栈的时候,柜台上穿着艳丽暴露的小丽,又对着林渊露出昨天那种,故作甜美的夸张笑容,如同孔雀开屏一般,要故意吸引林渊的注意。

林渊有些无语,感觉这女人脑子有问题,也没搭理她便走了出去。

她的笑容太假了,一点也不自然,让林渊感觉很古怪。

林渊走出去后,小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竟然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这人也太自傲了吧。

小丽的心中,突然开始有些怨恨林渊起来。

若是林渊知道她脑海中的想法,不禁会大骂她一声有病。

林渊走出云灵客栈,朝着魏国拍卖场的方向走去。

“小姐,这西城区可是比东城区热闹多了,你看路边的这些小吃,闻着味道都比咱们东城区那边小吃香很多。”

络绎不绝的人群中,有一架豪华的马车在缓慢行驶着。

马车里面,小丫鬟秀秀打开马车窗口的一角,看着外界的景象,对着她的小姐南宫冰儿笑着开口。

“是啊,等明天进城了,金沙手机网投平台买些吃。”南宫冰儿淡淡一笑开口。

她也透着窗子的空隙,看着外边,由于自身气质所在,她神情显得有些清冷。

只有偶尔和秀秀聊天时,南宫冰儿的美眸中才会露出一点笑意。

她容颜白皙美丽,身材窈窕,腰肢纤细,身上一袭素白色的长裙,如月光披身一般,将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清冷,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与她同坐一辆马车的小丫鬟秀秀也是长相水灵,肌肤娇嫩。

两人一看,便是那种富贵人家的小姐与丫鬟。

“嗯?有个人在偷别人的钱袋。”

“孟老,先停下马车。”

正恬淡地看着窗外景象的南宫冰儿,突然看到外边有人,正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她纤细的眉头不由一挑,对着外边驾车的老者大声开口。

“吁~”

马车停了下来,南宫冰儿立马走下马车。

她身影一闪,瞬间将那个偷人钱包的年轻小厮,给一把扯了起来。

她将人扯到林渊的面前,开口道:“你的钱袋被这人偷了。”

“嗯?什么?”

林渊微微一愣,而后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钱袋,发现果然没有了。

他看向那人,发现他的手中攥的正是自己出门带的钱袋。

这是他为了方便,昨天才弄到的钱袋。

里面装了些碎钱,就是为了用来方便在街上买点酒水、小吃之类。

不然每次在普通人面前,凭空从储物袋中拿东西,周围人普通人看到,都会不自觉对林渊升起敬畏,就连说话都小心翼翼了很多。

林渊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带个钱袋低调一些。

但他没成想,自己带钱包出门的第一天,就被人偷了。

这不禁让他有些尴尬。

“还不快还给别人!”

南宫冰儿对着那年轻小厮冷喝,一丝丝寒意从她的身上露了出来,威震着那年轻小厮。

她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偷东西,这是她小时候留下来的一种执念。

每当看到有人偷东西,她心中都会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平静如水的心湖,也都会不由自主地升起大片的波动。

那年轻小厮被南宫冰儿这般当众抓住,有些不敢抬头。

他伸手将钱包还给林渊。

“有意思,竟然能从我的手中偷东西。”

林渊心中不由对这个年轻小厮升起了一丝兴趣。

虽然他刚才在思考一些事情,但是他的五官极为敏锐,按理来说,就算是凝灵境的武者,也不能从他的身上悄无声息地拿走东西。

但就是如此,他的钱袋被人毫无声息地偷了。

这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而后他的精神力朝着这小厮的身上探去,想看看这年轻小厮,有什么特殊的。

这一探,竟让他吓了一跳。

这年轻小厮,竟然是觉醒了风灵体的武者!

林渊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在这一个小小的火云城中,他竟然发现了三个元素灵体,这到底是世界太小,还是他运气太好?

“喂,你怎么了,赶紧把你的钱收起来啊!”

一旁的南宫冰儿,看着傻愣的林渊,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那白皙的小手,如同羊脂玉雕刻而成,在阳光下,闪烁着一层晶莹熠熠的光彩。

“奥奥。”

林渊回神,伸手拿过钱袋,重新挂在了自己的腰上。

他转过头,对着南宫冰儿道谢。

“多谢姑娘帮我找回了钱袋,林渊感激不尽。”

“没事,以后小心点便是。”

南宫冰儿点点头,声音重新变的清冷。

见物归原主以后,她也没对那年轻小厮太过惩罚,微微开始斥责了他几句,便松手放开了他。

那小厮不敢多留,转身便融进了人群,消失不见。

南宫冰儿走上马车,准备重新启程。

“这位姑娘,方才多谢你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林渊开口,对着南宫冰儿道。

他在那年轻小厮身上留下了精神标示,不怕他走丢,此刻他所有心思收回,对着眼前的南宫冰儿诚挚道谢。

闻言南宫冰儿微微一愣,而后不由嘴角微微一翘,露出淡淡的笑容。

她笑起来美极了,如同一朵冰山雪莲绽放一般,一股高冷圣洁的独特气质悠然而出。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她微微摇头。

“好有趣的小公子。”

秀秀闻言也不禁一笑。

以自家小姐的身份,哪里还用的到别人的帮助,这个小公子,可真是有趣哩。

驾车的孟林也笑着开口:“小伙子,你的好意我家小姐心领了,倒是你啊,以后走路可要专心一点,别再被人偷了东西。”

“不会了,多谢前辈提点。”

林渊点头回话。

见状,他心中便明白了。

对方是身份高贵之人,而自己这般,则是有些人微言轻了。

林渊笑了笑,也不以为意,他又开口道。

“我看你们的架势,像是要出城。”

“我这里正好有一些治疗伤口特别有效的凝血药物,不如送给你们一罐,留着路上预防突发情况。”

“哈哈,小伙子,我知道你感恩心切,可能有些不太喜欢欠别人人情。”

“不过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真的不需要了,在出城前,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已经买过章医师的凝血散了,所以,你的凝血药物,还是自己留着吧。”

孟林走下马车,对着林渊和煦开口。

“章医师?那个章医师?”林渊反问。

“当然是章平章医师啊。”孟林道。

“呃,好吧。”

林渊无语地点头。

“好了,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走了,以后你自己出门当心点便是。”

“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心地质朴的好少年!我很欣赏你。”

孟林拍了拍林渊的肩膀,而后重新跳上了马车。

“不必心中有压力,小事而已。”南宫冰儿也对着林渊微微点头,善意开口。

而后她和秀秀返回了马车中。

“呃”

闻言林渊更加无语了。

“驾!”

孟林一扬鞭,马车重新动了起来,朝着城外走去。

看着三人已经走过,林渊也不在多想,摇头挥散心中杂念。

他心神一动,开始催动起精神力,确定着方才自己给那小偷标下的精神印记。

“找到了。”

林渊感应到精神印记的位置后,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跑的还挺快,都快要出西城区了。”

“不愧是已经觉醒的风灵体,我很期待。”

而后,他朝着精神印记的位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