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争辩
作者:林雪歌字数:3298字

第15章 争辩

林渊盯着章平的眼睛,毫不退让道:“寒柳根能激发赤阳木的药效不假,赤阳木能驱逐寒气也不错,但前提是寒气的来源水灵体不在爆发出寒气,危害周夫人的身体。”

“一是此刻周夫人的身体中已经灌满了寒气,你这蕴含着寒柳根药粉的药汤一入腹,若是寒柳木的药性先发挥,它会加大水灵体对寒气的转变,而后寒意会漫过周夫人的丹田,直入心脏,更加危险。”

“二是,即使赤阳木的药效一激发,驱散了周夫人身体中的寒气,但是,这更会让周夫人体内的寒气来源水灵体,更加狂暴。”

“届时 ,也一样会使得寒气演变的更剧烈,后果难测!”

“你即使不知道水灵体的存在,但是,你作为一名医师,我不信你不懂,周夫人体内的寒气,有着寒气的来源。”

“难道你只治标,不会治本吗!”

“亦或者,你是想以此谋利,通过一次次的治疗,来证明自己,获得某些未知的好处。”

“你目光这么短浅,行径又如此不堪,你配作为一名医师吗?”

话语到最后,林渊的语气也是越来越重,更是对着章平毫不留情地斥责。

最后一句质问,更是宛若惊雷一般,炸落在众人的脑海中,让人警醒。

章平闻言,神色阴沉了下来。

确实,他明白沈知秋的体内有着寒气的来源,但是他却一直判断不出在哪里。

不过他并不担心。

通过前三次对沈知秋的治疗,他认为寒气的来源总会有个度。

每散发一次,便会消耗一次来源的能量。

而后一直爆发几次后,沈知秋体内的寒气来源会消耗干净,届时,沈知秋身体的病,会完全康复。

今日沈知秋身体爆发的寒气,是以往的寒气一倍之多。

章平心中推断,那寒气的来源,应该是消耗完了。

这就是沈知秋体内最后一次寒气的爆发。

所以,他拿出了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研磨好的药粉,准备为沈知秋祛除这一次的寒气。

而后,沈知秋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不过,沈知秋体内的病情,他却没有跟周虎说的这么明白。

他只是跟周虎说这病很麻烦,多么多么难治之类的话

为的便是让周虎更加信任自己,从而让自己以后能在周虎的支持下,开一家西城区最大的医馆,满足自己的目的。

不光如此,他每次为沈知秋治一次病,获得的手术费也不少。

种种原因之下,让他没有对周虎说出沈知秋身体的真正情况。

这种事情,也上不了台面。

如今,被林渊这么一说开,他宛如被人揭开面纱一般,心中对林渊产生了一种怨气。

此番,他不仅没有听从林渊说的话,反而对林渊由怒变成怨恨了。

一旁的周虎,听见林渊说的话,再结合之前的一些事情,脑海微微一转,心中有些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面色神情不变,心中却暗暗对章平升起了一丝警惕。

章平心中对林渊恨极,他阴沉地盯着林渊开口:“不要再说什么所谓的水灵体了,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也不想与你多说,现在周夫人的病情刻不容缓,耽误不起时间了,我能保证此药汤服用下去,一刻后,便能将周夫人体内的寒气驱逐出去,保证她从此再无寒病困扰。”

他语气极为自信。

虽然此番被林渊点破了他的一些小心思,但是没有太大关系,他有把握这次彻底治好沈知秋,周虎一样要承自己的情。

他已经推断出,沈知秋体内的寒气来源,已经彻底爆发完,这将会是最后一次寒气的爆发。

至于林渊说的所谓水灵体,他压根就不信。

“不可能,如此治疗,周夫人体内的病,好不了!”

林渊语气也极为自信,他早已看透了沈知秋身体的状况,自然也相信自己的手段。

“哼,你这是要与我较真了?”

章平冷笑一声,而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株血红的人参。

他对着林渊道:“我敢与你打个赌,在我章平的治疗下,若是周夫人体内的寒病没好,我章平的这株百年血参,算是赌注输给你。”

“同时,我也会向你道歉,承认你的能力。”

“但若是周夫人的身上的病好了。”

我要你向我道歉,并且从此见我都要退避三丈,并恭敬行礼,如何?”

章平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故作大方地提出打赌。

他肯定,以林渊这等不服气自己的样子,肯定会受激,再加上自己主动抛出的百年血参,绝对会上钩。

到时候,每当他看见林渊这张可恶的脸后,都会看见这小子主动退避三丈,并向自己行礼,那等感觉,想想都舒坦。

“有意思。”

林渊笑了笑,没有多说。

这株百年血参刚被章平拿出来的时候,林渊心中都不禁微动了一下。

这百年血参,可是二阶的药材啊,放在外界,少说也值十万个金币,若是再长五百年,那可是都晋阶成灵药了。

林渊此刻见过,也不由得心动了一番。

若是打赌,林渊肯定章平会输的很惨,对于这送上门的肥肉,他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这打赌的内容确是以沈知秋是否痊愈为内容,林渊得先问下沈知秋的意见再说。

他转头看向沈知秋,道:“周夫人,你是愿意接受章平的治疗,还是愿意接受我的治疗。”

“我先跟你说好,一旦章平的治疗失效,你身上会爆发出更大的寒气,你要第一时间,凝聚经脉内的所有灵力,护住自己的心脏。”

“危言耸听。”

闻言章平一脸不屑,嘲讽开口。

沈知秋听见林渊的问话,不觉有些为难。

林渊从一开始到现在说的话,也是头头是道,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章平也是医术高超,并且为自己治疗了多次,帮助自己舒缓寒气,她此刻有些犹豫。

“周夫人不必害怕,老朽为你治疗了三次了,我的手段如何,想必你应该很清楚。”

“我章平从医四十年,遇见的疑难杂症多不胜数,经验丰富,我的医术,断然不是一个毛头小子可以质疑的,你放心即可。”

章平对着沈知秋从容开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闻言,沈知秋心中有了决断。

她暗中看向周虎,发现周虎也是对着自己点头,心中的决断更加清晰了。

她缓缓开口道:“那就劳烦章医师了。”

显然,她选择了章平。

也正如章平所说,章平为她治疗了三次,她心中也清楚章平的医术如何。

反倒是林渊,她以前根本就没见过。

她只是听自己的相公周虎说了几句,说他是大家族历练的公子,实力惊人,是自己相公和雨晴的救命恩人。

但是,实力高不代表医术高。

而且林渊口中说的什么所谓水灵体之谈,也让她心中不信。

不仅她心中不信,周虎的心中也不太信。

虽然先前周虎对章平心中已经有了警惕,但是从其他角度来看,章平的医术,还是能让他放心的。

面对这等选择。

两人都觉得,还是章平靠谱一点。

不过虽然她选择了章平,但也没有太过拂林渊的面子。

她随后又对着林渊开口。

“林公子,我若是真有意外的话,我会听从你的意见,第一时间凝聚全身灵力,护住心脏的。”

“哈哈哈。”

闻言章平抚须长笑,心中得意。

看来,大家都是不太信这毛头小子,还是信我多一点啊。

林渊点点头,无所谓道:“无妨,我理解。”

他也明白,让沈知秋相信自己,可能性不大。

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段。

不过也无所谓,林渊也只是看她是周虎的夫人,才对她说这么多的,最终她做出什么选择,是她的事情。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先前章平提出的赌约可以接下了,反正不赚白不赚。

林渊转头看向章平道:“既然如此,先前你提出的赌约我接下了。”

“哈哈哈哈!好!”

闻言章平笑的更加畅快了。

果然上钩了,小子,你还是年轻啊,他心中更加得意了。

得意过后,他去旁边的桌子上,将水壶拿来,又把沈知秋手中端着的药汤加点水,稍微热了下。

两人争辩了这么长时间,这药汤都凉了。

“周夫人,那你快趁热喝了吧,待会所有的寒气会从你的毛孔中排出来。”章平笑着开口。

“好,多谢章医师了。”

沈知秋端着药汤,仰头慢慢喝完,而后将药碗放下,紧紧等待着体内寒气的驱散排解。

章平面带笑意,回头望了一眼林渊,眼中尽是得意与讥讽,

他心道。

待会就让你知道老夫的医术如何。

林渊笑而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沈知秋。

众人也在静静等待,等待着沈知秋体内寒气的消散。

十几息后。

沈知秋的身体中,慢慢地散发出了一些寒气。

众人明显可以感觉的到,她的身体端坐的地方,比这屋子里的其他地方,温度都低了好多度。

“寒气开始释放出来了。”章平自信笑道。

“我感觉到体内的寒意正在减少。”

沈知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希望这次能彻底痊愈。”周虎神色也慢慢舒缓开,默默祈祷。

又过了一刻钟,沈知秋体内的寒气彻底的释放了干净。

沈知秋明显可以感觉的到,自己身体中血液开始转动,经脉开始伸缩,体表的温度也在逐渐上升。

一切,都在预示着,沈知秋身体里的寒气怪病,要被章平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