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方法
作者:渔者愚字数:2489字

第66章 方法

“什么目的?”

听见历沛菡的话,楚洛阳眉头微微一皱。

两人之间虽说是血亲,但两人间的关系楚洛阳却是非常清楚的。

毕竟只有童年有一段短暂的往事,两人之间实际并不熟悉。

并且,按理说历沛菡此时可是楚洛阳成为楚家继承人的对手之一。

“堂妹,既然你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了,自然不会卖关子吧。”

楚洛阳微笑着说道。

而这个回答显然让历沛菡十分满意,于是回道:“哈哈哈,那是自然。”

“楚家的事,堂哥应该比我要清楚的多,对于那些早已腐朽的长老,我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现在楚家大权旁落,几乎都要落在那个姓吕的女人手里。”

“我想堂哥应该和我一样,无论如何,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吧。”

历沛菡一字一顿道。

而这些话,似乎是戳中了楚洛阳的心脏。

楚家长老腐朽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而现在,楚家的实权也已经落在了那个女人的手中。

那个无时无刻不在打压楚洛阳的女人,也是将楚洛阳流放到三江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楚洛阳不禁叹了口气道:“堂妹,你说这些,难道是想……”

见楚洛阳已经明白,历沛菡便立刻接过了楚洛阳的话。

“没错,我想,借堂哥的手把长老制废除。”

说这话时,历沛菡的双眼中满是火热。

“废除?你知道长老制存在了多久吗?哪怕我真的成为了家主,恐怕也没法轻易废除吧。”

楚洛阳摇了摇头。

传承千年,楚家自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而这长老制,也是楚家千年基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堂哥,自从你来到三江,我就一直在观察你。”

历沛菡说道,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遥控器。

轻轻按下,面前的大屏上再次出现整个东江集团的详细消息。

“从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个领袖该有的全部品质。”

“所以我想,或许,你就是那个能达到我目的的钥匙吧。”

历沛菡咧开了嘴,露出漂亮的牙齿。

改变……楚家吗?

楚洛阳在心里默念道。

或许是因为身为庶子,楚洛阳才有机会看到许多他哥哥看不到的东西。

楚家的腐朽,帝都几大家族间的制衡,以及影藏在这背后的黑暗。

这些,让渐渐长大的楚洛阳越发的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并不公平,完全不公平。

规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一部分弱者的权益,却无法限制住少部分人的。

毕竟,当人拥有能够跳脱与规则之外的力量后,又有谁能够抵挡这种诱惑呢?

“那,欢迎入队。”

半晌后,楚洛阳再次开口,像历沛菡伸出了手。

见楚洛阳伸出的手,历沛菡似乎有些激动。

“堂哥,谢谢!”

历沛菡说道,同样伸出了手。

两人相视一笑,双手一握。

“堂妹,从今之后我该叫你什么,还叫你楚涵雨吗?”

楚洛阳问道。

而历沛菡却摇了摇头,道:“堂哥,就叫我历沛菡吧。”

“从帝都逃离之后,楚涵雨,已经和她的父亲一起死在了帝都中。”

“而我,只是三江的历沛菡罢了。”

见少女露出释然的表情,楚洛阳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龙洋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这种时候就关静音啊。”

小李瞥了龙洋一眼,道。

虽然明明身为小李上司的龙洋被下属怼了,心有不满,但毕对方说的的确不错,便只能眼下这口气,连忙对楚洛阳道歉。

但当龙洋看向手机屏幕之后,脸色忽然变了。

接通电话,龙洋一言不发,但随着时间的推进,他的脸色却越发的铁青。

“发生什么了?”

在龙洋挂断电话后,楚洛阳立刻问道。

“楚爷……恐怕出事了。”

龙洋眉头紧皱,道。

“不知为什么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的行踪似乎被暴露了,现在江毅的手下已经往这里靠了!”

“刚才传来信息,对方有接近百人,要是真被包围,恐怕金沙手机网投平台也插翅难飞啊!”

听见龙洋的话,历沛菡也是面色微变。

“这不可能啊!我早就在周围的街道上放置了报警器,一旦有异样,我便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除非……”

历沛菡面色泛白,似乎想到了什么。

“除非什么?”见历沛菡在关键之处断了话,楚洛阳立刻问道。

历沛菡连忙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了按。

电视屏幕上转为监控画面,几辆面包车忽然堵住了各个街道,几十个孔武有力的壮汉从上面走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画面一过,大屏突然黯淡,而后一个怪异的卡通形象出现在了屏幕上。

“堂哥,江毅手下也有一个厉害的黑客,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入侵了我的所有监控和报警器!”

历沛菡有些焦急地大喊道。

但事情,似乎还不止如此。

“龙洋,我怀疑,东江集团中有内鬼。”

楚洛阳淡淡地说道。

内鬼?

听见这两个字,龙洋有些疑惑。

“楚爷,东江集团中的兄弟对您都是敬仰,绝不会有被骗的可能啊!”

龙洋笃定道。

而楚洛阳却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龙洋,我也不希望有人背叛,但现在事情就摆在了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的面前。”

“江毅这个人,虽然我见得不多,但我能确定一件事。”

“这个人,很会玩弄人心。”

楚洛阳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四人已经落入了一个死局。

现在从地下室出去,毫无疑问,无论往哪走,都会被对方抓住。

虽然位于旧城区,但一楼的理发店周围并没有太多高楼,而是一片连在一起的平房。

这片平房就像三江城中的一块孤岛一般。

“历小姐,请问这个地下室的门可以坚持多久呢?或者,有没有什么暗道?”

龙洋问道。

“叫我历沛菡就好。”历沛菡点了点头,想了想,“这个们是经过特殊加固的,强度接近C级的保险柜,难以突破。”

“至于暗道是没有的,整个通道只有通往理发店那一条路。”

历沛菡说完,龙洋若有所思。

“楚爷,将门关死后,我可以立刻调动所有人过来,只要能撑到支援到来,或许还有破局的可能。”

一旁的小李也是点了点头,道:“楚爷,只要有增员,加上我的黑瘤,或许还有一搏的机会。”

三人都是紧张地看向楚洛阳,等待对方最后的定夺。

但楚洛阳却是摇了摇头,道:“这样做风险太大,据我所知,对方手里的武器可是极为先进的,现在东江集团与官方好不容易达成了默契,在这种时候展开这种行动对金沙手机网投平台之后也是一种打击。”

“我想他江毅恐怕早就料到了这一步。”

听见楚洛阳的话,几人皆是露出了黯然。

“那,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该如何是好呢?”

龙洋询问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被历沛菡关掉的电视忽然重新亮了起来。

依旧是那个怪异的卡通图案,旁边的音响忽然传来一整短暂的嘈杂。

嘈杂之后,一个机械合成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洛阳,见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