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楚沛雨
作者:渔者愚字数:2340字

第65章 楚沛雨

听见对方的话,楚洛阳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见楚洛阳这幅模样,历沛菡叹了口气。

“也对,这么直接表明身份以你的性格,恐怕是没法完全相信吧。”

似乎是能猜到楚洛阳的心思,历沛菡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无奈。

而楚洛阳则是点了点头,依旧保持着警惕。

从房间的布局来看,对方对自己以及整个东江集团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或许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关于楚洛阳的消息也未可知。

“嗯姆…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历沛菡想了想,忽然走到了书柜旁,从抽屉中抽出了一样东西。

“表哥,看到这个,应该就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一边说,历沛菡一边将一个信封放在了楚洛阳的手中。

见到信封的时候,楚洛阳不禁瞳孔放大。

“这……是来自楚家的信?”

见到这样东西,楚洛阳顿时就没那么淡定了。

几个月前,楚家同样给自己“寄”了一封信。

楚家的一群人将组内长辈联名的一封信亲手交到了他的手中。

信上无非是想要楚洛阳前往帝都,接替他那同父异母哥哥继承人的位置。

当然,后来的事,也就不需要过多赘述了。

看了眼历沛菡,后者也对楚洛阳点了点头。

“看吧,里面或许是你想要的讯息。”

历沛菡平静地说道。

得到信主人的许可,楚洛阳将信封打开。

“亲爱的楚沛雨。

现在的楚家遇见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长老会一致认为可以赦免你父亲对家族造成的损害,特许你回归楚家。

并且根据你的血统,你即将成为楚家下一代第四顺位继承人。

期望你能抛弃过去的执念,认祖归宗。”

语气生硬,就像是机器说出来的话一般。

而在信件的最后,还有一个红色的纹章。

那是一个复杂的图案,但若是细看则不难看出,纹章的中间是一个“楚”字。

第四顺位继承人?

看见信件中的四个字,楚洛阳眉毛微皱。

当初他收到的信件中可没有顺位这个概念,而现在自己手中的这封信中年,却明确提到了。

“没错,第四顺位。”

见楚洛阳的表情,历沛菡似乎猜到了对方的心思。

虽然不解,但楚家的纹章以及各长老的签字却是如假包换。

看向历沛菡,楚洛阳道:“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咱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虽然两人确实有着血缘关系,但二人终归只能算是陌生人,相互之间都不太熟悉。

对于堂妹楚沛雨,楚洛阳也只记得对方是自己童年时期的一个玩伴,也仅此而已。

面对楚洛阳的冷漠,历沛菡似乎早就猜到了,道:“别这样嘛表哥,如果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还在楚家,或许我还会嫁给你呢。”

少女的语气淡淡地,而楚洛阳也没什么反应,但一旁站着地龙洋、小李二人却险些跳起来。

“嫁……嫁给楚爷?你不是楚爷的堂妹吗?这不是违法的吗?”

龙洋大吃一惊道。

而楚洛阳却依旧没什么反应,而是将手中的信纸折好放回信封当中。

“楚家千年基业,虽然家大业大但毕竟已经不是过去了。”

“现在的楚家人中。姓楚的可是少的可怜,为了血统,堂兄堂妹结婚这种事屡见不鲜。”

言罢,手中的信封也被封好,楚洛阳就像陈述了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一样,将信封还给历沛菡。

“原来如此,以前我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许多家族为了维持血脉纯洁,做出这种事也并不奇怪。”

小李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

虽然不知为何,这个话题却显得有些尴尬。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洋突然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靠近楚洛阳,龙洋有些疑惑地问道:“楚爷……刚才说的太顺,属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您和这位小姐所说的楚家……究竟是什么啊?”

龙洋有些手足无措地问道。

刚才楚洛阳和历沛菡聊得火热,全然没有解释的意思。

而且由于楚洛阳解释关于历沛菡或许会成为他的妻子这事,震撼了龙洋的三观,这才让龙洋下意识将其他消息屏蔽。

但此刻,龙洋却反应了过来。

见龙洋一副渴望真相的表情,楚洛阳叹了口气。

“我原本就打算告诉你们这件事,可一直苦于没有找到机会。”

“楚家,是我的出生地,一个延续千年的古老家族。”

楚洛阳一字一顿道。

“延续……千年的家族?”

无论是小李还是龙洋,脸上的表情都是极为丰富。

小李又是恍然大悟,道:“难怪,难怪当年您来地下搏击场轻易就让我脱身……”

“没错,正色因为我有出家人这一身份。”

楚洛阳回道。

而龙洋也是恍然大悟,道:“楚爷,那三年前您找到我并对我进行培养也是因为……?”

“是的,为了培养只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楚洛阳再次回道。

得到答案的两人似乎并不兴奋,而是面面相觑。

“怎么……让你们失望了?”

楚洛阳终于露出了微笑。

“若是失望……也很正常,毕竟实际上,我是欺骗了你们的。”

“我要像你们道歉。”

言罢,楚洛阳便对着两人鞠了一躬。

“这……楚爷,万万使不得!”

见楚洛阳如此,龙洋着实吓了一跳,赶紧将楚洛阳扶住

“如果没有您,龙洋现在还只是三江最底层的一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正是因为楚爷,龙洋才有了现在的身份,才有了现在的生活。”

“这些,龙洋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

龙洋激动的说道。

而一旁的小李也是同样情绪激动,道:“楚爷,如果不是您,我还会一直在黑暗之中。”

“在地下搏击场的每一天,我都不知我自己究竟在寻找什么。”

“您对属下的恩情,属下怎么可能遗忘!”

见两名属下都流露出真心,楚洛阳也再次露出了微笑。

这段时间,无数的事就像海啸一般席卷,将他包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或许从以自己亲身经历,楚洛阳验证了平日没事,一旦有事都是一哄而来的道理。

无论多么强悍,楚洛阳终究只是个凡人,终究只有他的局限性。

就在这时,一旁看戏的历沛菡也为三人鼓起了掌。

“堂哥,你真是收了不少的好属下呢。”

历沛菡说道。

一扫先前的阴霾,楚洛阳自信地点了点头。

见楚洛阳如此,历沛菡也开心地笑了,道:“堂哥不愧是堂哥,也难怪爷爷当年是那么地看好你。”

“不过,堂哥不好奇,我想方设法让你来此究竟是何目的吗?”

历沛菡伸出一只手,在楚洛阳的面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