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风雨欲来
作者:渔者愚字数:2225字

第56章 风雨欲来

送走李耀与粱仁,酒保兴奋地看着面前的项链。

“真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会从这样一个人手里出现。”

见到酒保的样子,柜台后的美女则有些不解。

“这到底是个什么?一个小小的石头能值那么多钱吗?”

听见柜台美女的话,酒保翻了一个白眼。

“你见识太少,这可是来自那种地方的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有价无市,有钱还不一定能买的到呢。”

听见酒保的话,美女有些吃惊。

“这不就只是一颗小石头吗?通体还黑不溜秋的。”

而酒保却笑了笑,一直把玩着那颗石头。

“你还是见识太少,有些秘辛还不太了解。”酒保调侃道,“但关于这颗石头的价值我可以告诉你,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家族意外,整个世界恐怕只有寥寥十几个家族能够拥有这种东西。”

寥寥十几个?

柜台美女难掩内心的震撼。

地下搏击场的入会要求是非常严苛的,唯有一流世家能够有入会的机会,还需要有人能够引荐。

这种入会与组织接受委托不同,接受委托虽然也有一定要求,却比入会要简单许多,是组织收集珍惜物品的方法之一。

在组织中虽然呆的不算太长,但柜台美女却依旧知道一些关键数据。

这个地下搏击场的所有会员里,光一流世家就要至少上万个,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尤其是一些大城市。

一流世家足以称作真正的豪门了,但酒保所说的话,却立刻将绝大多数这样的世家给筛选出去,实在是让这她有些不解。

“唉……可惜这件东西我还不能拥有,要交给组织。”

对那颗石头爱不释手,半晌,酒保再一次叹气道。

组织有组织的规定,所有用于完成委托的交易物必须留在组织中,任何人都不能擅自拥有。

将委托提交到组织内部拥有的网络后,这一信息,很快便流到了组织内部的云端中。

委托:活捉叶梓箐与叶晓琪。

难度:A-

委托人:李耀

委托时间限制:自委托签订之后的24小时。

委托金钱或抵押物:自然原石一颗。

委托注意事项:叶梓箐的老公是楚家第二顺位继承人,极有可能为委托实行带来阻碍。

***

就在委托传到组织内云端的几分钟后。

花都郊外的一处庄园中。

“这委托,是什么意思?”

一名老妪坐在轮椅上,手中还拿着一根拐杖。

只看外观便知道老妪绝非普通人。

干瘪的身体上周身都散发着珠光宝气,尤其是手中的那根拐杖,拐杖的顶端甚至镶嵌着一颗夸张至极的红色宝石。

听见老妪的话,推着轮椅的女孩不敢怠慢,立刻回道。

“老夫人,似乎是组织今天收到的委托。”

听见女孩的话,老妪的表情依旧古井不波,但在看到委托中的注意事项后,嘴角却微微抽动了一下。

楚洛阳……没想到再次见到这个名字会是在这里啊。

老妪自言自语,而后问道。

“去叫组织的相关负责人过来,让他半小时到我面前。”

“是,老夫人。”

虽然内心有些疑问,但女孩还是立即点头,拨通了电话。

半小时后,庄园迎来了一个客人。

“老夫人,如此着急的招小的过来,是否有要紧事?”

客人正是李耀委托时见到的酒保,在老妪面前,酒保将身上的锐气完全收敛,小心翼翼。

他很清楚,面前这位老夫人的身份实在是过于强大,组织内像他一样的人物在这老夫人面前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老身想问问你,这份委托是怎么会是?”

没有寒暄,也没有虚寒为暖,通过身后那名姑娘的手,老妪将打开委托讯息的平板放在了酒保面前。

“这……老夫人,这不过只是一个A-的委托而已啊?有什么问题吗?”

见到委托讯息,酒保微微一愣。

A-难度的委托在组织中屡见不鲜,单个城市几乎每周都会遇见好几个。

而像老夫人这种大人物,对这类委托一般都不会关注,可现在居然把自己直接叫了过来……

“我不管这个委托是什么情况,把它取消了。”

老夫人打断了酒保的话,斩钉截铁道。

“这……老夫人,这似乎有些不合规矩吧。”

酒保露出了犯难的表情。

事实上,组织内有相关规定。

像面前这位老妪这类与组织有着密切联系的顶级贵宾,是拥有取消委托的权利的。

只要在委托尚未被接下之前,付出委托费用的三倍,就能令这份委托胎死腹中。

“把东西给他。”

酒保的难做显然在老妪的预料范围之内,手中拐杖在地上轻轻一敲。

又一名少女从旁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铝制的箱子。

将箱子打开放在酒保面前,黑色的绒布之上,居然有三颗如同委托费用一样的石头!

“夫人好大的手笔。”

见到那三颗石头,酒保也是微微一笑。

但就在他尝试将石头接下的时候,平板忽然闪烁!

委托已接下!

五个红色字体,横在了平板的界面上。

“这……这。”

见到这个状况,酒保当即一愣,同样,在场的其他几个人也愣在了原地。

委托,居然这么快便被人给接下了?

按照组织内部的规定,只有在委托尚未被接下之前才有取消的可能,但倘若委托已经被接下,无论谁去实行,都不能被打断。

“你……你!”

首先反应过来的便是老妪了,在看见委托被接下的那一刻,老妪佝偻的身形中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气势。

那股气势实在太过凶悍,那名年轻的酒保立刻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姥姥……姥姥这是在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这委托居然被接的这么快。”

酒保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

可能是磕头的力度实在太大,在说完求饶的话语之后,酒保的额头皮肤甚至已经开裂,在庄园的地毯上留下了血渍。

“姥姥,这下该怎么办?”

轮椅背后的那名姑娘立即询问老妪。

“马上让花都的那几个,把这俩姑娘带过来!”

“同时立刻把所有监控打开,切换到实时监控模式!”

虽然有些急躁和不安,但老妪调整的速度也是极快的。

几步简单的安排,局面顿时清晰了很多。

“是,姥姥。”

在场的另外二女同时点头,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