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疑点
作者:墨煌字数:2270字

第五十八章 疑点

“你说寒雪曼是上午九点半以后从公司开车出来的是吧?”

见楚云点头,李嘉琪坐到电脑桌前,一顿噼里啪啦的操作直接将恒雪集团周边几条马路的监控给调了出来。

“听秘书说,寒雪曼的车是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总裁,车牌号是XXXXXX。”楚云急忙又提醒了一句。

“呵,豪车啊,那更好找,这种车整个蓝城估计也不超过二十辆。”李嘉琪一边快进一边打开楚灵儿放到眼前的盒饭。

楚云紧盯着六个不断快进的显示屏,当时间过了两三分钟时,一辆白色玛莎拉蒂赫然出现在其中一个监控屏上。

“停!”楚云急喊一声,李嘉琪“啪”的把监控暂停。

“这辆车,放大看看是不是她的车牌。”楚云指着第一块显示屏的其中一辆白车。

点点头李嘉琪闻言照做,几次放大后,几人的心脏都猛地一跳。

不用说正是寒雪曼的车,驾驶座上的美艳女人可不就是面无表情的寒雪曼。

“顺着这条线找找,看她的车是朝哪个方向走的。”线索的出现让几人心里精神大振,李畅把盒饭放下忙朝李嘉琪说道。

“嗯。”

李嘉琪也顾不上吃了,娴熟的一阵操作,几块屏幕上不时显现出寒雪曼车辆的身影。

经过数分钟的排查,最终玛莎拉蒂总裁被确定停在了市郊的一个普通酒店里。

楚云:???

李畅:???

李嘉琪:???

这个结论让三人顿时变得大眼瞪小眼。

上班期间接到电话!

急忙出去!

去酒店手机关机!

这个节奏怎么看怎么让人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别看我,我早就跟这女人商量好离婚了,她会不会情人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也不在乎,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负责找到她,然后确定她的安全并把消息告诉她的家里。”

被两人看的浑身不自在的楚云急忙摊手撇清关系道。

李嘉琪闻言美眸顿时睁大:“不会吧,真的假的?蓝城鼎鼎大名,多少男人求而不得的琼花,你这家伙有幸得到了竟然还舍得放弃?”

“嘁!”面对李嘉琪的讶然,楚云却不屑一顾的嗤笑:“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蓝城名花,无非就是无聊之人搬弄出来的嚎头罢了,起码在我看来,以李警官你的姿色就并不比寒雪曼差多少。”

楚云的话说的李嘉琪心里一甜。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李嘉琪也不例外。

“夫妻间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之间的相爱相知,以前的我一直幻想着以我一腔的爱慕可以暖化寒雪曼冰封的内心,然后抱得美人归,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男人。

但最终我发现自己实在是想的有些想当然了,没有感情基础,又是别人眼里的入赘窝囊废,哪怕我付出再多的感情,表现的再卑微,在寒雪曼眼里我也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家庭妇男罢了,与其这样苦苦纠结我又何必再坚持?”楚云摇摇头说道。

这具身体让楚云也是无奈。

身为京城贵少,本该众美环侧,锦衣玉食。

却因家族暗斗而落得到如此地步。

好好的一手牌被前身打成这样,要不是他侥幸穿越过来附身,前身这恐怕一辈子都废物的难有出头之日。

对于楚云的话,李畅跟李嘉琪都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正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楚云在蓝城的形象已经深根固蒂。

在所有人看来,楚云绝对是配不上寒雪曼的,如果两人能分开对楚云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而李畅这时候带头向外走着的道:“楚云,其实说起来归根到底还是你以前表现的太过窝囊,如果你在刚入赘寒家时就展露出现在的实力,结局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对于这种问题,楚云早就想好了说辞。

“这我也知道,但当初我出师时我那位师傅就给我下了禁令,为了磨练我的内心,三年内严令我在外人面前展露实力,如有违背就亲自来废我修为并逐出师门,师命难违,我也只能韬光养晦。

当初我入赘时寒家如果能善待我,那我禁令解除自然会还给寒家一个百年繁盛,但事实证明,自私自利的寒家显然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听着楚云那充满自信的话,李畅跟李嘉琪心底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再想到楚云最近一段时间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能耐,他们又不禁为寒家感到默哀。

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就这样被他们自己给作没,寒家人要是知道了怕不是得哭晕在厕所里。

楚云开车,带着几人来到那个坐落在市郊的君华大酒店。

虽然是建立在市郊,但酒店的规格却不简陋,低调大气的黑色镀金牌匾,明亮的大理石地板砖,以及门两侧放置着的两尊高大西方骑士雕像。

无不展露着这个名声不显的酒店的奢华。

在停车场,他们果然看到了寒雪曼的座驾,那辆鹤立鸡群,极具视觉冲击的玛莎拉蒂总裁。

看看表,十二点三十五分。

一行人直接走进酒店。

在李畅出示了证件后,楚云得以查看前台的入住信息。

没有寒雪曼的名字,但闫少白的名字却赫然在上。

楚云看了下房间号,8001。

如果没记错,这闫少白正是聚餐那天寒雪曼她五婶一直挂在嘴边的海龟,好像跟寒雪曼还是什么青梅竹马。

同时他脑海里还浮现出了寒雪曼那天所说的话:我跟少白哥真没什么,我只是把他当哥哥。

想到这儿,楚云不禁有些疑惑了。

根据前身的记忆,寒雪曼这个女人虽然冰冷无情了些,但对于自己的言行还是很在意的。

她既然说对闫少白没意思那绝对就是没意思。

但现在她却在接到电话后来这个远离市区的酒店跟对方吃饭开房……

以楚云那强悍的直觉,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或许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没有开口声张,楚云在给了李畅一个眼神后带头乘坐电梯来到了八楼。

“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不对?”出了电梯李畅低声的询问。

“嗯,登记人是寒雪曼的青梅竹马,闫家的一个海龟,但寒雪曼曾明确说过她对这个青梅竹马不感兴趣。”楚云点点头道。

“闫家海龟?”李嘉琪闻言扬了扬眉:“是不是叫闫少白?”

“你听说过?”楚云好奇。

“听我朋友提过,说他很有金融头脑,刚留学回来就收到了好几家名企的邀请,只不过都被他拒绝了,好像准备接手闫家的家业。”

李嘉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