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被拒门外
作者:墨煌字数:2191字

第五十章 被拒门外

楚云:???

林可瑶的爷爷?

那不就是张志林他们嘴里念叨的那位杏林高手林老吗?

“这个……林大美女,林老可是当代名医,我这个毛头小子……”

没等楚云说完,林可瑶就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语:“楚先生你就别自谦了,你掌握以气御针之法,绝对是国医界几百年来最顶尖的超级鬼才,我爷爷在听了你的事迹后都很想见你,只不过他一直在省城的福生堂坐诊没有时间回来。

这次也是爷爷的一个故友的孩子旧病复发,特意去省城把我爷爷给接了回来,只不过爷爷在治了几次后效果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好,今天更是出现恶化,爷爷想起你有以气御针的绝学,这才打电话让我请你去给帮忙看看。”

楚云听对方把事情全盘托出,不去未免有点不近人情,问清楚地址后他开车直接往那里赶去。

到地儿是一个名叫蓝月湾的高档别墅小区,距离市政大楼不远,地处旧区跟新区的分界地段。

按林可瑶所说,向门卫说明来意后,门卫果然放行他的车进去。

当找到009号独栋别墅时,门口已经站着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在等待。

楚云把车停到别墅门口开门下来。

左边一个叼着烟,个头一米九几,打扮时尚潮流的帅气青年见状顿时皱着眉走了过来:“这里不让停车。”

楚云自报家门道:“我是福生堂林可瑶林大美女介绍过来帮助林老给病人治病的。”

听了楚云的话,那吸烟青年的呼吸顿时一窒,而另一个衣着打扮同样不俗,面相却相对沉稳的青年则审视着楚云问:“你就是林老嘴里的那个神医?”

见两人怀疑自己,语气还颇为不善,楚云的心里顿时也不爽起来:“神医谈不上,只不过是过来帮帮忙而已。”

他的语气变得淡漠了许多。

“帮忙?”打扮时尚,吸着烟的青年闻言忍不住的讥讽一笑:“我看你是来帮倒忙的吧?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诓骗的林老跟林可瑶,但现在在里面看病的可是蓝城副执政官,骗人骗到官家头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楚云听的眉头一皱。

自己明明是好心过来帮忙,结果被莫名其妙的堵在门口不说,还被对方污蔑成骗子!

这口气他可不想忍。

不说上一世的他曾被大领导多次接见,光是这具身体的前身在落魄前也不是一个四线城市的区区副执政所能够比拟的。

只是他现在这两个身份都没有了,被阻拦质疑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无可奈何并不代表楚云就会忍气吞声。

“说我是骗子?”楚云看着两人冷笑着点点头:“行,这可是你们不让我进的,希望你们到时候别后悔。”

“后悔?”那抽烟的青年嗤笑一声:“小子你古装剧看多了吧?还放狠话!不怕告诉你,里面的副执政是我爸,我没喊门卫过来把你这骗子抓起来送进警司里你就偷着乐吧。”

楚云冷笑,懒得再多说什么,直接上车打火走人。

目送楚云离去,那稳重青年看着抽烟的青年道:“宁兴,二叔生病,林老束手无策,你不该直接把那小子撵走的。”

被称为宁兴的青年不以为意:“哥,那家伙的年龄你也看见了,估计比我都要小三四岁,这么小的岁数能精通屁的个国医?我估计林老他们也是被骗了,不过没关系,前两天省城举办了个啥米医学交流召开大会,听说主办方还特意请来了星旗国医疗协会的一位医生,我已经托朋友去请了,这一两天应该就能到。”

而此刻,在车里的楚云则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林可瑶。

林可瑶听了也是气愤不已。

她好心请楚云去帮忙,结果楚云连门都没进去不说,还被质疑成了骗子。

这让她感到歉意的同时,脸上也是火辣辣的。

虽说医者父母心,但宁家这做法未免也太狗眼看人低了。

所以当即就给她爷爷林振国打去了个电话。

正为老友儿子的病情皱眉不止的林振国接了电话在听到孙女的讲解后,心里立刻也不爽起来。

他本来还想借着这次机会跟楚云切磋下针灸之术,看能不能从中学到点东西让自己的医术更进一层。

结果倒好,自己请来的人,连大门都没进来不说,还被当成骗子撵走。

这让他这张老脸到时候在自己孙女面前往哪搁?

他林振国虽不说妙手回春,但凭着精湛的针灸之术跟医药妙方亦是根治了不少病患的重疾。

再加上他年龄资历摆在那儿,所以省城许多大人物都将他奉为座上宾。

区区一个蓝城的副执政,要不是看在老友的面子上他这会儿直接就扔摊子走人了。

宁家老二宁鸿骏得的病很奇怪,从症状上看像是肾病引发的尿毒症,但他以往医治尿毒症的手段在宁鸿骏身上却不再起到丝毫作用。

两年前他用针灸之术搭配中药跟药膳调理,耗时一个多月让连床都快下不了的宁鸿骏恢复正常。

而重获健康的宁鸿骏也格外珍稀自己的身体跟时间,只用两年时间便从一个副处领导升级到副厅领导,算得上是火箭式升级了。

但也许正是这种拼命的工作态度,让他的病情在两年后复发,而且比第一次更加严重。

短短三天时间,宁鸿骏就从一个健康人变成了现在的卧床不起跟长时间昏迷。

可以说宁鸿骏的身体系统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恶化,纵使他医术精湛,但面对这对他医术免疫的病症也是束手无策。

而好不容易才让孙女儿请来的强援,却被病人的儿子拒之门外给撵走了。

这让林振国也没了脾气。

“林老,我弟弟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次发病这么严重?”宁家的老大宁蕴意见林振国接完电话后脸色突然变得难看,当即就有些担心的问了起来。

“唉,蕴意啊,你弟弟的病恕老夫无能,你还是另请高人吧。”林振国黑着脸站了起来。

“什么?”宁蕴意脸色大惊。

“不是……林老,您刚才不是说请了个高人吗?这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宁鸿骏的老婆也傻了,回过神后赶忙拦在了林振国的面前。

“是啊,林老,这……这到底怎么了?”宁蕴意的心里慌得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