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主已死,月儿出关
作者:君天帝字数:3310字

第32章 小主已死,月儿出关

齐云峰,位于白云之中的一片区域。

这里是齐云宗的高层居住之地,除了内门长老之外,便只有那些太上长老才有资格进入。

而齐云宗的当代宗主……

一片清幽的竹林之中,伫立着一间茅屋,看上去十分的普通。

但是此地,却居住着齐云宗位高权重的一尊太上长老。

是夜。

一名满头白发,脸上布满了褶皱,身穿内门长老服饰的老者从远处缓缓走来。

哪怕在齐云宗内,内门长老已经是地位极其尊崇的存在了,可此时那名老者脸上的神色,却是十分的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说是诚惶诚恐。

毕竟,他所要面对的,乃是齐云宗的太上长老。

“咚咚~”

恭敬的站在茅屋门外,老者犹豫了半晌,终是抬起手,轻轻的叩响屋门,随后安静的屏息以待。

“进来吧。”

片刻过后,茅屋里面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吱呀~

竹制的屋门缓缓打开,露出了漆黑的屋子,老者正了正衣衫,一步踏出,整个人赫然便消失不见。

而那看似普通到极点的茅屋,此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灵纹波动,似乎……内含乾坤!

茅屋的确是内含乾坤,因为这是齐云宗太上长老的洞府,怎能与真正的凡间破败之地一般无二?

屋子里面,已然用阵法布置出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洞天,假山池水,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而屋子外面明明是夜晚,此刻的屋子里面,却是一副白天的景象。

一名满头白发,但却脸庞细腻的老者,此时正端坐在一方亭台之中,桌子上摆放着一壶酒,一叠灵果,似是在自斟自酌。

“老夫不是告诉过你,若无重大事情,不要让外人知晓你我之间的关系吗。”

在那内门长老进入此地的时候,亭台中的白发老者缓缓说道,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但却令内门长老脚步一顿,额头上渗出了颗颗豆大的汗珠。

“启禀太上长老,非是卑下鲁莽,实在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内门长老抱拳一拜,在距离亭台十几步外的下方顿住,神情恭敬的解释道。

“哦,什么事?”

白发老者轻轻的端起了酒杯,小酌一口之后,才凝声问道。

“太上长老,小主……死了!”

那内门长老犹豫了半晌,终是咬了咬牙,神色忐忑的回道。

嘭!

就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亭台,陡然在一声巨响中爆炸开来,化作了漫天的齑粉,激射四方。

而那名白发老者,却是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其身前,一把捏住了内门长老的脖子,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仔一般将其举了起来,目光阴寒,语气更是令人战栗的说道:

“你说……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的小主,死了?”

“呃!是!小主被人杀了!”

那内门长老强忍着袭向自己的窒息感,几乎是用尽了自己的全力,才说出了这句话。

“老夫不是说过,要你密切关注小主的一切吗?你怎敢让小主被旁人杀死?!”

咚!

“噗嗤……”

白发老者怒发冲冠,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中的内门长老便倒飞出去,人在空中,喷吐出猩红的鲜血,直到撞在了这座阵法的边缘才止住了身形。

“噗……咳咳……太上长老恕罪!都怪卑下大意,以为如今小主的修为足以在齐云宗同辈中保全自身,可不曾想到,一个被小主废掉了丹田的外门弟子,竟然在生死挑战之中,将小主击杀了!”

内门长老落在地上,脸上没有丝毫的怨气,反倒是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一边喷血,一边止住体内的伤势,满心惊惧的解释起来。

“嗯?”

白发老者闻言,眉头一皱,负手看向内门长老,目中迸射出两道寒芒,沉声说道:

“你说什么?小主竟然是被一个外门弟子击杀的?而且,那个外门弟子,还被小主废掉了丹田?”

“是!事关小主,卑下不敢妄言!事情是这样的,大概在十天之前……”

内门长老知道自己此刻的性命完全掌握在那白发老者手中,所以也不敢废话,急忙将前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而他口中的小主,赫然便是——林天傲!

自然,那个击杀了他们口中小主的外门弟子,便是姜辰了。

……

半柱香过后。

“怎会有如此怪事?”

白发老者听完内门长老的诉说,伸手捋了捋自己颌下的胡须,晶莹如玉的脸上布满了沉思之色。

“老夫修炼数十载,还从未听闻过,有人在丹田废掉之后,还能破后而立,并且修为突飞猛进,数日之间便达到灵胎境的地步……这件事情,恐怕有古怪!”

听到白发老者的喃喃自语,内门长老急忙抬起头来,神情踌躇的说道:

“太上长老,卑下窃以为那贼子恐怕是得到了某个逆天的机缘,从而才会出现这样难以想象的变化。”

“哦?你是这么想的?”

白发老者目光一凝,看向内门长老,带着审视之意。

“正是!”

内门长老点了点头,神色慎重的说道:

“而且,卑下怀疑那贼子获得的机缘,恐怕得自于一尊强大的体修!”

“有什么证据?”

白发老者神情一动,但却依旧面无表情的问道。

“因为,那贼子之前不过是肉身凡胎,可是在数日之后,他的体魄,竟然可以无视小主的地元破!由此可以判断,那贼子的体魄强度,不亚于三阶灵兵,此等体质,若不是得自于体修的传承,卑下想不出别的理由!”

内门长老越说,便越是信誓旦旦。

而在听到他的话语之后,白发老者深邃的眸子之中,却是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

“可以在数日之间,令一个丹田废掉的小辈,从无到有,破后而立,不止修为达到灵胎境,并且就连体魄都淬炼成灵兵的体修传承吗……”

负手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内门长老,面露沉吟之色,片刻过后才语气漠然的说道:

“听着,小主既然死于此子之手,那金沙手机网投平台便必须将他镇压,否则的话,你与老夫都无法向家族交代。”

“现在老夫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此子给我抓回来!记住,老夫要活口!”

内门长老听着白发老者的命令,尤其是最后的‘活口’二字之时,低垂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阴狠之色。

但是,他却很快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来看着白发老者,张了张嘴,似是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吧。”

白发老者神情戏谑的说道。

“太上长老,小主身负家族重任,如今既然身陨,我等要不要先将此事冰糕家族,请求族老们定夺?”

内门长老语气忐忑的问道,却是不敢直视白发老者的目光。

“哼!家族任务事关重大,老夫自然不会怠慢!你放心吧,待会儿老夫便会传信家族,将此件事情一并禀告,至于族老们如何决断,却是与你无关了。”

白发老者挥了挥手,转过身子,向远处的一间屋子走去。

“现在,你应该做的,就是完成老夫交给你的任务,将那个贼子,活着带到老夫身前!”

“是!谨遵太上长老之命!”

内门长老抱拳一拜,颤抖着站起身来,身形一转便消失不见。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你还想要将此事禀告家族,用那小子可能藏有的体修传承,换取自己的性命吗?可惜啊,你没有与家族直接通讯的资格!”

在那内门长老离开的一瞬,白发老者便顿住了脚步,语带讥讽的喃喃自语道。

下一刻,白发老者单手一招,身前便出现了一张白色的符纸。

“千里传音符,开!”

白发老者双手掐诀,一道磅礴的修为释放出来,没入了那张符纸之中。

噗~

毫无征兆,白色符纸陡然燃烧起来,在白发老者身前形成了一圈巴掌大小的镜面。

而这镜面不断的扭曲颤动,似是随时都会消散一般,镜面的另一端却是一间漆黑色的森严殿堂。

“何事启动千里传音符?”

没过一会儿,镜面的另一方便传来了一道冷漠的声音,但却看不见丝毫的人影。

“启禀三族老,小主死了……”

刚刚在那内门长老面前如主宰一般的白发老者,此刻却是谦卑的弯下了腰杆,语气更是十分恭敬的将林天傲一事缓缓道出,完全变了一个形象,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自然,似乎理应就该如此。

“哼!一群废物!”

而在听完白发老者的禀报之后,镜面那一方陡然响起了一声爆喝,整个镜面更是颤抖的愈发厉害了,一道道裂纹从镜面边缘浮现,向着中间迅速蔓延。

“此事,我已知晓。”

镜面另一方的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千里传音符构造的镜面即将崩溃,迅速的冷静下来,语气却是依旧森寒的说道:

“你们现在必须将那个贼子擒拿,不管是死是活,老夫都不允许此子继续逍遥自在下去!至于家族的任务……月儿闭关一年,如今已即将堪破灵胎境壁障,如此的话,就由她来接手吧。”

“或许借着此次历练,更有利于月儿的修为进境。”

嗡~嗡~嗡~

在那道声音说道此刻之时,整个镜面,已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并且不断的扭曲,显然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是,谨遵族老之命。”

白发老者急忙抱拳一拜,恭恭敬敬的应声说道。

啵!

就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在其身前悬浮的那个镜面,终于坚持不住的湮灭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