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绑架
作者:异香客字数:3040字

第8章 绑架

林凡强势无比,别说童彤,即便是童钟国他都不曾放在眼中。

童彤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林凡会如此反驳自己。

四目相对良久,杜月已经第六次进入洗手间了。

见自己的惩罚已经够了,林凡笑道:“行了,童小姐,给你两个选择,继续和我干瞪眼,另一个是尽快解决你表姐小月月的事情!”

童彤冷声道:“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我一定会让后悔!”

“威胁我?抱歉,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这样对我讲话。”

“彤彤,别说了,快让这个禽兽帮我看看吧。”杜月虚脱的趴在墙上,可怜兮兮看着二人。

她虽然非常讨厌林凡,但讨厌归讨厌,身体是自己的,再这样拉下去,一定会出大事儿的。

扶这妞儿躺在床上,林凡取来布包,摊开捏起一根银针晃了晃,笑道:“小月月,麻烦你把裤子脱一下。”

杜月虚弱道:“什么?还要脱裤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那恕我无能为力,你继续去洗手间拉吧!”

林凡作势将银针重新插入布袋。

杜月蜷缩在床上疼痛的颤抖着,童彤见状,拦住林凡的去路,寒声问:“除了脱裤子,别的就不行了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需要小月月配合我。”

“月姐姐,你忍一下,很快就会好了。”童彤关切的拉着杜月的手。

杜月紧咬银牙,重重点了点头,无力道:“禽兽,快点!”

“早这样不就好了!”

林凡重新摊开布包,捏起一根银针笑眯眯的凑了过去。

虽然见过别人针灸,但这次是作用在自己身上,难免会有些犯怵。

针尖散着寒光,随着不断逼近,杜月还是颤抖起来。

她并不是疼痛的颤抖,而是害怕。

林凡笑道:“小月月,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还是第一次?”

“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恶心,放马过来吧,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杜月闭着眼睛,从嘴巴硬是挤出这句话。

“那我可就动手了!”

林凡说完,突然伸出另外一只手将杜月的衣服掀了一半。

一时间,雪白的玉肌暴露在眼前。

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纤细的腰肢轻微的颤抖着,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不舍。

林凡是医生,确切的说是一名神医。

在他的眼中,没有男女之分,只有活人和死人的区别。

林凡手中银针已经刺入了她的小腹穴道之内。

快速抽出另外三根,一气呵成,在杜月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已经扎在了小腹上。

“混蛋,你竟然掀我的衣服!”杜月怒斥,声音洪亮了不少。

林凡起身瞥了她一眼,笑道:“小月月,如果不想继续跑厕所,最好闭上你的嘴。”

杜月拉肚子也拉的害怕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刚才还剧痛的肚子慢慢好转,一股凉意从小腹蔓延而来,紧跟着便是一股暖流辐射全身。

五分钟之后,肚子轻松了不少。

一直以为林凡是一个不学无术,而且还滥竽充数的庸医人渣,没想到竟然还有两下子,这让杜月对林凡的态度有了一些转变。

不过这种转变并不是很厉害,只是一点点而已。

倒是童彤自始至终都默不作声的看着林凡。

半个小时过后,将身上的银针取下。

林凡起身说:“已经没事儿了,但今天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哪儿也别去!”

“哼,禽兽,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的!”

“我也没指望,只要你不恩将仇报就行。”林凡笑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到药店买了什么药?小丫头片子,跟我玩儿?你还嫩了点。”

杜月自知理亏,脸色有些泛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本想用泻药好好折磨一下林凡,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到了最后受罪的竟然是自己。

走出房间,杜月紧握粉拳,狠狠道:“禽兽,今天这事儿没完,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晚餐时间,林凡端着童彤的晚饭送进了房间。

杜月虚脱的躺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哎呦’着。

见林凡进来,努力撑起身子叫道:“禽兽,你不是说很快就好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一丝力气?”

林凡白了她一眼,将晚饭放在桌上说:“中医讲究的是调理身体,你以为和西医一样见效快,副作用也很大吗?”

“别跟我讲这个,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今天就饿着吧,现在吃什么拉什么。”

“那我岂不是要挨饿了!”

“那还不是你自找的,怪我咯?”

林凡说完,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林凡一直回荡着童彤今天表现的种种。

他并不是猥琐的想,而是觉得这小姑娘不简单。

林凡在吃饭时故意做出那种事情,即便是杜月都没有察觉出来,而童彤却轻易的识破,绝对不简单。

闭眼沉思良久,他突然起身走到桌子旁。

拿起一把小刀割破手指,血液在纸杯中滴了两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流血的伤口竟然已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慢慢复合在了一起。

林凡有着超强的自愈能力,想要拔除童彤体内的蛊毒,或许他的血液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能不能治愈是一回事儿,会不会有副作用那就是另一回事儿。

童彤只有不到数月的光阴,此刻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午夜时分,林凡将血液滴入水中,起身走出房门。

轻轻推开童彤的房门。

这妞儿正安静的躺在床上,月光下,雪白的肌肤泛着诱人的光泽。

房内温度依旧很低,号脉完毕,目前并没有什么异样。

确定她已经熟睡,林凡小心翼翼的将水滴入了童彤的口中。

做完这些事情,他这才松了口气。

自己的血液能不能起到效果,就要看今晚的了。

回到房间,林凡脱衣就睡。

早上五点多钟,一声惊呼从门外传来。

声音是杜月的,林凡猛的睁开眼睛,刚掀开被子,杜月就闯了进来。

“禽兽,彤彤去什么地方了?”杜月说完,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凡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有些搞不清状况的看着她。

杜月根本就不曾想到林凡竟然会有裸睡的习惯,如果知道,她打死都不会冒失的闯进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看到林凡的身体了,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但,林凡并没有生气。

反而拍了拍大腿,挑眉道:“姑娘,来玩玩吧!”

“玩你个鬼!”杜月闭上眼睛,焦急道:“彤彤不见了!”

林凡不急不慢的穿好衣服,没好气说:“不见了你找我干什么?不会去找吗?”

的确,睡得好好的,被人吵醒,任谁都不满。

“找了,根本就找不到!”

“那她会去哪儿?”

“我怎么知道,该找的地方都找了!”

杜月紧张无比,林凡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走出房间,坐在沙发上,他如同没事儿人一样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杜月踢了他一脚,骂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彤彤不见了,你必须要找她!”

“她什么时候不见的?”林凡瞥了她一眼,慵懒问。

“我也不知道,我五点钟起来上厕所,发现她房门虚掩着,这才发现她不见了。”

午夜凌晨林凡还为童彤号过脉,按照杜月的说法,童彤离开应该是后半夜的事情。

按照杜月和童彤两人的关系,如果她只是出去,理应会告诉杜月。

但杜月并不知道童彤出去的事情,目前恐怕只有一个猜测。

童彤被人绑架了!

有了这个想法,林凡猛的起身,一个健步就跑到了二楼。

房间内并没有打斗的痕迹。

搜寻一番,杜月突然叫道:“禽兽,你看这是什么!”

林凡扭头,见杜月手中拿着一张纸。

纸上贴着用报纸裁剪下来的小字,一个一个拼斗起来,正好是一句话。

“准备一千万,来南郊沈巷赎人。”

杜月念完,紧张道:“林凡,彤彤被人绑架了。”

“给童钟国打电话!”

“不行,舅舅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参见,绝对不能干扰到他。”

“那就打电话报警吧!”

杜月气急:“你傻了吗?要是报警,绑匪随时都有可能撕票的!”

林凡说道:“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应该怎么做?”

“我要去把彤彤救出来。”

“要去你去,我先睡一个回笼觉!”

杜月怒斥:“睡你妹,彤彤出事儿了你还好意思睡觉?”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跟你一块儿去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杜月说完,又犯了难:“可是这一时半会也凑不齐一千万!”

“说你傻你还不愿意听,绑匪要一千万,说是人民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