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闹场子(1)
作者:异香客字数:2628字

第106章 闹场子(1)

李牧先等人的脚速飞快,再加上在来虫家之前有线人提供了地形和路线,所以他们才能在进了界限之后,跟着目标位置,丝毫没有偏移和错误的到达了方霍先的家里。

而守卫兵的脚程虽快,路线也足够熟悉,但因为自己心里的害怕和彷徨,在路上生生地耽搁了一些时间。

等专门通风报信的守卫兵到达方霍先家的时候,李牧先已经和方霍先“畅谈”许久。守卫兵这时候已经失去了作用,他在方霍先的眼神示意下又按照原路返回,继续看门去。

方霍先在得到消息的时候,林凡才将将帮在场的八个病人换完木桶里的汤药,并且再一次对药房进行调配。

而方霍先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安抚民心,在那些人已经被药物麻-痹-的失去了自己的语言和能力的时候,方霍先呆在下面的效果就是拿着一把大扇子不断地把房间内凝聚的水气散开。

等手下把“有书家的人在门前求防。”的这个消息告诉方霍先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有些高兴。

毕竟这种扇风的活实在太久了,她已经浑身酸痛,双手就像残掉的天鹅臂一样。

方霍先压下那一点的小欢喜,然后正着脸色向林凡开口:

“有书家的人已经突破界限来到了家门口,你现在手头还有活,我先上去会会他。”

可能是真的被林凡压-榨做体力活做久了,即使她现在有意识地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她的话语中还是有莫名雀跃的欢喜。

林凡之前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领头羊和决策者。

遇到这种有人上门来讨打的情况,他一向就是出头的那一个。

但现在方霍先既然自己提了出来,那就让她去吧。

况且自己的手上还有这些人,这毕竟是八条性命,以后可能是一整个村子的村民的性命。

林凡的眼神在这些木桶里已经泡得手脚软麻的村民的身上来回巡视了一遍,还是坚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那就你去吧,不过要注意不要向之前一样着了对方 的道。”

林凡点了点头,嘱咐道。

方霍先在得到林凡的默认后,便脚步雀跃的离开了地下室。

林凡盯着她的背影静静的看了好几秒,回过神来,垂下琥珀色的眸子。

过了几分钟,他把墙上倚着的那把大扇子随意的交给了地下室候着的其他人。

这种小事哪里轮得到林凡自己出手,再说了,他林凡看起来像是会做这种粗活的人吗?

他在心里冷哼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林凡手上拿着小刀、银针和药粉,他一个一个的巡视过去,要看清对方体内蛊毒的情况,并做好记录,到之后再一对一的诊治。

木桶里的病人本来已经处于全身软麻的情况,不管是身上的哪个地方,都不太使得上力。所以他们一个个的都意志萎靡,陷入了自我的厌弃和后悔里。

可是当林凡手上拿着工具在他们的身边来回巡视的时候,他们就感觉自己的背后像是有一根银针在那边虎视眈眈,有一双深褐色的眼睛在无形中盯着他们。

所以一旦林凡出现了,那一群患者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纷纷坐直了自己的身体,生怕被林凡这一个“老师”给抽到。

站在一旁扇风的人把这些情况都记了下来,这种情况实在是新奇又好笑。

在之前的确有医生来替这些人诊治,可是这些人不是太凶把人家吓跑了就是嫌弃对方的医术没有自己的好。

现在林凡就像他们的克星一样,明明看起来气质温和阳光的一个男孩子,竟然让他们在这种炙。热的天气里也能感受到那种来自脊背深处的冰冷。

林凡这边,一切正常,甚至还有点搞笑。

------

而方霍先这里则是僵持住,双方不肯各自退让一步。

方霍先从地下室出来,再绕道房子的正门走出去。

有一个小细节就是方霍先出门的时候直接顺手把大门关上,大门本来就厚重,再被方霍先无意中用力过度,“嘣”的一身让周围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个动作落在李牧先的眼里,就是方族长从家里出来,直接把门给关上,明摆着就是不欢迎李牧先他们,明里暗里都在赶着他们回去呢。

李牧先还没等方霍先开口,就先自报家门:

“在下是书家李牧先,听闻方族长近期身体抱恙,故而金沙手机网投平台族长便特地派我来探望一番。”

方霍先边听李牧先的话,边吐槽:“一个又一个的,说话的由头都不知道该怎么编,之前还说我身体不适,专门来探望,结果手里啥都没有带,还是来白吃白喝的。”

不过,面前的这个人怎么跟上次那个李牧原有点像呢?

李牧先说完并没有得到方霍先立刻的回答,他站在原地低着头等了一会儿。

方霍先的回答没有等来,来的是一个奇奇怪怪在他的脸上,身上,甚至是头发上一个探寻的眼神。

“你有哥哥或者妹妹吗?”

方霍先的这个问题问的李牧先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地撒谎隐瞒自己的信息:

“没有,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而已。”

只听见方霍先似是遗憾的感慨道:“真可惜,我还觉得你们两个相像来着。”

方霍先说话并不大声,是刚好能站在他身边的那种,

李牧先见方霍先提到了自己和朋友相像。

他默默的在心里犯了一个白眼:

那可不是像,还是一个娘胎里生出的。但他现在只能专做懵懂无知:

“我和谁相像啊?”

方霍先听到这个问题,脸上挤出一个不可。描述的笑容,说道:“那是一个卑鄙无耻,仗着年轻脸皮厚做出种种不要脸行径;经常说过来看我,实际上从未带过任何礼物的一个白眼狼。”

李牧先听出来方霍先的话里有话,他嘴里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李牧原无疑。

没想到李牧原在方霍先心里的形象竟然是这个样子,亏得他还在族长的面前一个劲的夸自己,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李牧先心想:回去已经要好好的拿这件事来嘲笑他!

可他还没反应过来,方霍先的话同时也是在影射自己。

方霍先就看着李牧先一副老神在在然后兴高采烈地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有点无力:什么时候书家竟然派了这种脑子里缺点东西的兄弟过来了。

等李牧先反应过来方霍先的话也在说自己的时候,已经被方霍先默默的嘲笑了有好一会儿。

“原来即是客,方族长不邀请我进去坐坐吗?”

李牧先这时候是想解着方霍先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就看方霍先懂不懂他的这个意思了。

“不好意思,我的认知里没有初次见面就是客的人。”

出乎意料的,方霍先直接拒绝了他。

李牧先听到方霍先的话后愣了一下,双眼微眯,眼神里压抑的是隐隐的怒火。

“既然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双方观点不同,那不如切磋一下?”

李牧先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手指在他的用力下发出了嘎嘣的声音。

他看向方霍先,眼神中是满满的挑衅。

他有把握的是,只要方霍先敢接招,他就敢在无声无息中让方霍先死亡,到时候整个虫家都是他们书家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