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什么来头?
作者:宇然字数:2083字

第530章 什么来头?

她似乎很不满意苏昊说的那句‘姑娘莫怕’,貌似是亵渎到了她一样?

要知道,这女子乃是一尊神灵境四阶的修士,比皆苏昊的修为足足高了三个阶位,不论是气势与气质,都远超于苏昊,她又岂会畏惧一个区区神一阶的小修士?

真亏这小子说得出口!

“口误、实属口误,还请姑娘莫要见怪!”

苏昊尴尬一笑,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十分自信的女子,只见他抱拳主动介绍道:“在下苏昊,这厢有礼了!”

“嗯,长得还挺顺眼的,年岁虽不大,个头倒是挺结实的,说吧,有什么事?”

说这话时,只见女子主动上前,俏脸上带着一股妖媚的笑意,忽然伸手就要去摸苏昊的下巴。

女子这一举动,太过突兀,莫不惊到了苏昊,敢情这姑娘的胆子还挺大的呢?

怎么跟个女痞子一样?不过这女痞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只见苏昊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连忙说道:“在下误入这片山脉已经三天了,迷失了方向,方才见到姑娘的身影,实属很兴奋,所以这才急忙赶来向姑娘请教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该如何才能走出这里?”

“噢,原来是迷路了啊?”

女子神色微怔,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道:“这个简单,就算带你出去都不是事,不过嘛,姐姐可是从来不会白白帮忙的噢?”

说这话时,只见女子自然一笑,再一次地接近了苏昊跟前,她浑身飘香,兰花香气怡人,莫不催动人心。

她就好似一个天生的尤物,不论是谈吐,或是一颦一笑间,都无不透露着一股魅惑之意,虽然看似有些痞气大胆,但她的这份大胆,却是将她的开朗与魅力,全都给呈现了出来,极具女人味。

而她的心里想法也很单纯,无异只想在苏昊身上捞点好处。

“无需姑娘亲自引路,只要姑娘给在下指明出路就行。”

苏昊笑了笑,接着伸手便从麻袋中抓出了一株,通体五彩斑斓的神药,豪迈地递到了女子面前,道:“以这株神药作为报答,你可满意?”

他的随身麻袋中,还有差不多一千五百株神药,若能以这株药探明当前的地理环境,他觉得值了,因为他早就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盘旋下去了。

‘看来这小子还挺肥的呢?’

女子心念一动,接着灿然一笑,道:“不如这样吧,反正姐这也要出去了,你不妨就跟我一起出去吧?”

说话间,女子没有任何拘束,当即便接过了苏昊递来的神药,动作很是自然,放进了随身储物袋。

紧接着,只见她冲着苏昊眨了眨眼,随之转身一步便迈向了虚空,同时也在示意让苏昊跟上她。

“那就有劳姑娘了!”

苏昊浅笑回应。实则他的心里却有点后悔,这么早就给了好处出去,因为这女子的心声有问题,好似有一种想要将他打劫的感觉。

不过苏昊倒也不会畏惧什么,因为这女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对方敢跟他耍花招的话,一会定有她好看的。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苏昊紧随女子身后,提出疑问。

“你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你怎么跑这里来的?”女子反问,带着好奇之意。

“实不相瞒,在下自太州游历而来,本想去仙州转一转,但却没想在这里迷了路。”苏昊撒起谎来,显得很是自然,面不改色。

“噢?”

闻言此话,只见女子步伐忽然放慢,一脸好奇地看向了苏昊,笑问道:“你不会告诉姐,你是从太州一路飞往仙州的吧?”

女子的疑问很古怪,不过苏昊倒也坦然,直接说道:“自然是飞行,不然我还能步行么?”

“飞来的?”

女子摇头一笑,道:“太州距离仙州足有数百万亿里之途,你竟然是飞来这仙州大陆的?你可当真是厉害呀?”

“呃……这里就是仙州?”

闻言此话,苏昊不免有点慌了,貌似他这谎撒得有点过头了。

要知道,他也只知道仙界的十州,并不知道中间的州地距离,竟然会相距这么远。

最重要的是,听那女子的口气,这里似乎就是仙州境地!

可以设想,数百亿万里的路程,寻常修士纵是日也不断地飞行,也要飞上几十年,而他这才十八岁,这个谎言估计骗傻子都骗不过去,更何况那女子还是一个正常人。

“确切地来说,此乃仙州以南的古断山脉。”

女子坦言介绍,且一脸轻笑道:“看来你这小子一点也不老实呢?你到底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只想离开这片山脉。”

苏昊也不想再多说,因为这话说太多了,也根本没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已经给了这女子一株神药,女子对于他而言,也就只起到一个引路的作用。

“不说拉倒。”

女子白了苏昊一眼,随后看向了山脉另一端,道:“这天色不早了,姐也有点累了,要去前面山谷找个地方歇脚去了。”

抬头望天,艳阳高照,距离天黑少说还有两个时辰,她竟然这就要去歇脚了?

苏昊一阵凝色,心中难免有点不太舒服,他甚至很怀疑,这女子根本就没想过要带他离开这里。

他不禁问道:“姑娘,你可否告诉我,离开这古断山脉的方向,在下还是自己上路吧!”

“我倒是愿你给你指明方向,让你自己走,但这古断山脉,地形复杂的要命,我根本没法给你指明方向。”

女子摇头一叹,“我劝你最好还是跟着姐,不然你小子会吃大亏的,一旦走错了方向,说不定你一辈子都绕不出去。”

言罢,只见女子旋即便俯冲向了前方,那片雾霭袅袅的山谷。

“你……”

苏昊一阵咬牙,若不是念在对方乃是一介女流,他恐怕早就出手强行镇压,逼迫对方带他离开这里了!

但左思右想之下,苏昊最终还是跟了上去,因为他现在别无选择,只能先暂时忍一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