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封熙殿
作者:宇然字数:2127字

第448章 封熙殿

“啊?瘟神哥哥,你的脑子里居然还能住人呀?”

就在这时,巧儿竟没忍住惊呼了一声,打断了苏昊的话。虽然她并没听懂苏昊说的帝者是个啥,但她却是十分好奇,脑子里能住人么?

“我的脑子里不但能住人,而且还有一座十分漂亮的房子。”苏昊笑道。

“那你可不可以带我进去看看?”

巧儿倍感好奇,同时也是十分地感兴趣。

“你若不怕那些丑八怪的话,等回到仙武宗后,我就带你进去见识见识,也正好让斗启帮你看看,你这体质该如何训练。”

苏昊摸了摸巧儿的脑门,很是怜惜这个丫头。其实他很早就有想法,带巧儿进入混沌监狱,让斗启亲眼看看她的体质。只能说他一直都很担心巧儿会受到惊吓,故此他才没有那样做。

“难怪苏大哥之前会找宗门弟子,去狩猎灵兽在你这里换取丹方,原来你是为了帮那些受伤的帝者找寻物资啊!”

此时,云熙恍然大悟,她似乎这才弄明白,苏昊之前的那些古怪之举。

“我之前还在疑惑,大哥替那祁长老炼丹,所提出索要神血的要求,现在我算是弄明白了。”

憨傻如同云赫,都已全然明了。

………

这注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苏昊不但给屋中几人提到了混沌监狱,而且也讲述了他的真实来历,并且也提到了他所在凡尘的那些个亲人,诸如叶倾媛她们、以及之前他所经历的一些事。

这几位都是他最为信任的人,就好似他对叶倾媛一样,他觉得没什么可保留,因为当前的局势,也容不得他在保留什么,尤其是对待身边的几人。

他需要人理解,更需要人相助,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继续顺利地走下去。

直到即将天明,云熙这才带着巧儿回房入睡。而若雪、马狄、孟欲在与苏昊简单聊了一阵之余,也是纷纷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苏昊彻夜未眠!

因为他一直都在思忖一件事,那冷面少年孤寒,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貌似那家伙所了解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一点!

最为重要的是,他为何会说,如果苏昊所修之法,当真是那些远古传承的话,那他就麻烦大了……

这话到底是几个意思?是忠告、还是警告?

“看来下次该换我去缠他了……”

苏昊一阵苦笑,想了很久,也无法相通孤寒,他甚至有点后悔,昨晚就不应该用哪种冷漠的方式对待孤寒,说不定他们还能坐在一起,把酒言欢,好好聊聊以后的发展,或是谈谈人生。

当然,这也只是苏昊的一个遐想,因为孤寒那家伙貌似天生就不会笑,就更别提什么把酒言欢了。

也不知那家伙,是否已经离开长生宗了?

想到这里,苏昊下意识地便离开了院落……

此时天已大亮,长生宗的古城上空笼罩蒙蒙灵蔼,它就好似一座扎根在一处仙境之中的古仙城,壮阔而又宏伟,城中古楼林立,上空有灵禽群聚振翅,不远处更有灵山、神殿沉浮、处处皆有风景可观。

城中随处可见修士身影,笑谈声四起,有宗内弟子,也有部分留在这里观光游玩的各地修士。

“那家伙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苏昊透过鬼帝之眼,仔细扫视了一遍长生宗内外一番,结果令他很失望,因为他并未看到孤寒的身影,甚至就连那跟着孤寒的白鸢,也已经不在长生宗。

短暂驻足,苏昊倒也没再去多想什么,经过打听,随之前往了季翎所居的封熙殿!

封熙殿,坐落于长生宗北侧的一座悬空灵山之上,山中仙灵之气飘飘,奇异植被繁生,仅是嗅到这里的空气,都能让人感到神清气爽。

山中一片俱静,除却傲立在那灵蔼之中的一处古殿之外,再无其它建筑。

“还请苏小友进殿一坐。”

刚刚来到殿外,苏昊便听到了季翎,从封熙殿内传出来的一阵声音。

苏昊倒也没有拘束什么,径直入殿……

殿中摆设异常古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奢华装饰,只见季翎盘坐在大殿中央的蒲团上,而在他的面前,还摆放着一张热气腾腾的茶几。

“见过季宗主!”苏昊抱拳。

“快来品尝一下,看看我这茶泡的如何?”

季翎面带一抹和善的微笑,摆了摆手,热情尽显,且亲手提起了茶壶,替苏昊斟了一杯灵香四溢的茶水。

若是在平日里,别说跟这位宗主喝茶,恐怕就算是见到他的本尊都很难。

苏昊难免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倒也没有太过拘谨,上前面盘坐了下来,饮下了杯中之茶。

茶水下腹,好似一股灵泉在体内流淌,清香之气在口鼻之间回荡,莫不令人感到神清气爽!

“九品雪松花所泡之茶,果然非同凡响啊!”

苏昊抿嘴,赞叹,随之轻轻放下茶杯,直言道:“不知季宗主找来在下,到底是有何事相谈呢?”

“先别急。”

季翎笑了笑,只见他掌心微微发光,出现了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法纹储物袋,待递到苏昊的面前,这才说道:“这是你的一斤神兽血,还有二十五枚神晶石。”

“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昊倒也没有客套什么,直接便接过了那法纹储物袋,略微扫了一眼,只见那袋中紫色灿灿一片,那是神晶石所呈现的光泽。

而在那神晶石一旁,还摆放着一个如同水袋一样的物品,不用细看也知道,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神兽血了。

也不知道季翎,是如何将他那头神兽坐骑的血液采集到手的,估计下了不少功夫吧?

“季宗主,有件事,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澄清一下。”

苏昊忽然开口。

“你是想说昨日,你斩断林少锋手臂之事吧?”

然而,还未等苏昊的话说完,只见季翎便摆了摆手,接着道:“这些琐事你不用提及。”

看来季翎早已明了此事,只能说他懒得插手理会而已。

“难道你就没埋怨过我?”

虽然季翎表现得若无其事,但他越是这样,苏昊心里就越忐忑,鬼晓得这位仙道者的心里有没有什么其它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