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沈道君
作者:江初字数:2065字

第三百二十九章:沈道君

林秋漾可不是善茬,手下留情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是事情,何况申屠男还掌掴李玉兰,若她手里有把刀,她一定会将申屠难当场击杀。

虽然林秋漾是用拳脚,但是以林秋漾现在的功力而言,已经足以将申屠男打的生不如死了,虽然申屠南因剧烈的疼痛扭动躯体,但林秋漾可没有停手的打算,一拳对着申屠南的面门打去。

“小姑娘,做人可不要太过分了!”就在林秋漾一拳刚准备砸下去的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只见从人群中走进来一个老者,这名老者面色古井无波。

但是他的一句话落下,林秋漾却滞住了,猛然砸下去的拳头仿佛动弹不得分毫,下一秒,林秋漾整个身子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老者一路走来,不知是众人自觉让路还是老者自带的气场拨开了众人,明明步伐很慢,短短数秒却走了极远的距离,几乎是眨眼来到了林秋漾的身前。

申屠南一件心中大喜,连忙叫干爷爷,这名老者名为沈道君,乃是一名高手,这次不过是为了保护申屠南的安全,不料稍微来迟了一步,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小娃子出手没轻没重,我得替你家大人教训你一下。”沈道君像是在自言自语,眼前仿佛没有林秋漾的存在一般,他双手背在身后,林秋漾的身子却凭空悬浮了起来。

沈道君伸出一只手,随后手臂微微一划,林秋漾样就像是被抛出去的皮球,瞬间从沧澜山上飞了出去,直接从山巅飞了下去。

“秋漾!”

李玉兰大呼,整个人像是失心疯一样冲着林秋漾跌落的地方跑去,断崖边哪还有什么林秋漾的身影,在断崖边只有林秋漾平时贴身的手帕,她的身形早已消失在断崖下的云层中。

李玉兰之感觉一阵头脑发昏,眼前一黑,若不是夏云梦及时赶到扶住了李玉兰,只怕李玉兰也会跟着摔下去。

“秋漾这孩子没了!”李玉兰泪流满面,整个人一瘫,全身力气像是被抽空。

“秋漾!”李天水暴怒,暴起就冲了出去,这小丫头可是他的半个徒弟啊,虽然他平时嫌弃林秋漾笨手笨脚,但亲眼看着林秋漾死在他眼前,他还是被怒火占据了整个心头。

“裂山拳!”李天水冲出去就将他最强的功法打了出去。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沈道君根本不去看李天水,袖袍轻轻一挥,冲过来的李天水瞬间遭到重创,血染长空,奄奄一息。

“这老头就是沈道君?这家伙可是华夏不出世的高手!”

“华夏有双君,道君与剑君,而沈道君就是道君!”

归云门的掌门开口道,道君的名号那是极为响亮的,都是不出世的高手,没想到申屠家竟然与沈道君有这样一层关系。

“竟然是道君,看来今天金沙手机网投平台不用出手了。”狼王与凯撒几乎是同时开口,对于道君的名号他们都是知道的,那是他们父亲那一辈极为有名的高手。

“没想到竟然连道君都惊动了,今天叶家危险了。”有人感慨道。

李玉兰在夏云梦的搀扶下,有气无力的回来了,一张脸上毫无血色,林秋漾的死亡对她来说有些接受不了,林秋漾可是她看着长大的。

林母不在,可是她之后又要怎么向林母交代啊。

李天水重伤,林长溪不敢动,若他一动,狼王与凯撒也会动,一个道君已经不是对手了,何况加上狼王与凯撒呢?

“叶家犯下的罪孽悉数偿还便好,我自然不会插手。”

“若是冥顽不灵,我也只好动手了。”沈道君一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即便是申屠南站起身来在沈道君面前也是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喘一口。

“我叶家绝不屈服!”李玉兰压着牙齿道,一张脸上因为紧咬牙关微微有些变形。

他一句话说完不少人跟着点了点头,林长溪也在这一刻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黎冬雪在山丛之间蠢蠢欲动,林秋漾的死亡无疑激怒了众人。

先是周浩,后是林秋漾,只不过林秋漾的运气就没有周浩那么好了,至少周浩还活着。

“妈的,给老子弄死他!”徐平大怒,架起所有的的武器,与一众超凡组的成员奇奇扫射,无数弹头哒哒落地,射向沈道君。

沈道君始终面无表情,明明没有任何动作,那些子弹却没有办法迫近沈道君一米之内,在那一米之内仿佛有一道无形气墙阻挡,始终保护着沈道君。

“我沈道君岂是这些玩具可以杀掉的?”沈道君像是在自嘲,微微摇了摇头后,沈道君微微睁大了眼睛,那些子弹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化为粉末。

徐平等人看的目瞪口呆,这是继武当山之后又一见鬼的事情,他心中不禁疑惑,为什么每次找叶凡麻烦的都是这种变态呢?

每个都是钢筋铁骨,百般神通,枪炮奈何不了,他们大老远赶过来完全就是摆设。

“真特么见鬼了,看来以后金沙手机网投平台还是别来了,完全派不上用场!”徐平吐了口吐沫郁闷道,次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他们可是天龙组最优秀的一届,竟然拿这些人丝毫办法都没有。

“真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到底是什么做的,简直就是怪物!”张虎从后面走过来,手中还有保险栓,看样子是将自己珍藏的几个好东西扔出去了。

“动静呢?”徐平懵了,那玩意扔出去因该会炸死人吧,现在别说炸死人了,连屁大的声音都没传出来。

张虎没有说话,指了指沈道君身侧不远处的一堆粉末,徐平指了指,张虎点了点头,徐平之感觉颠覆了自己的认知,这老家伙来这玩意都捏成粉末了?那还打个屁啊!

“剩下的就交给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吧!”林长溪微微上前一步,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他这一去很可能一去不回,徐平点了点头,这种时候绝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