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黄石之战
作者:六道字数:3698字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黄石之战

对公孙述的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岑彭并不畏惧。他派出臧宫、杨翕等将,率领部分水军,走渚水,做出要进攻广汉郡的假象,以此来牵制驻扎在广汉的延岑部。

岑彭自己率领部分水军,大张旗鼓的向犍为郡进发,做出要强攻公孙恢部的假象。

驻扎在资中的公孙恢、王元听闻岑彭亲自率部来攻,两人都十分的紧张。公孙恢找来王元,询问他的意见,己方该如何抵御岑彭的进攻。

要问王元有什么具体战术,他完全想不到,他只能向公孙恢表决心。王元正色说道:“大司空,末将愿与敌军死战到底!”

嘴巴硬,这一直都是王元最大的强项,可一到打仗,王元立马认怂,只要战事不利,第一个跑路的人肯定是他。

听了王元的话,公孙恢直翻白眼。他来犍为郡,可不是为了和岑彭死战的,他只需把汉军抵挡在犍为郡之外即可。

从王元这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建议,公孙恢便开始召集犍为郡各地的县兵,将其统统收拢到资中,摆出一副兵多将广的架势。

至于把各地县兵都集中的资中,接下来,犍为郡各县皆无兵力可守的局面,他完全不在乎。

只要能抵挡住以岑彭为首的汉军,至于全郡各县是否遭受袭击,是否会蒙受损失,他已经顾不上了。

汉军的兵力不到二十万,其中有十多万的兵马在围困江州,另有数万的兵马去佯攻广汉郡,岑彭所率领的汉军,数量并不多。

岑彭压根就没打算攻取犍为郡,更没打算和公孙恢、王元打一场硬碰硬的决战。

他之所以率部进入犍为郡,只是虚张声势罢了,故意做出要主攻犍为郡的假象,以此来蒙蔽敌军。

岑彭部在进入犍为郡后不久,岑彭率领数十支战船,偷偷脱离己方的主力,顺着长江,一路东去。

不得不说,岑彭用兵,虚虚实实,着实是厉害。当所有人都认为岑彭要大举进攻犍为郡的时候,他却带着一支奇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出现在黄石。

公孙述派侯丹驻扎黄石,目的是要骚扰汉军的后勤补给线。

相对于广汉郡的延岑部、犍为郡的公孙恢部,岑彭认为,驻扎于黄石的侯丹部,对己方的威胁最大,必须得将其击破,不然己方接近二十万的大军,失去后勤补给,局势太过于凶险,将士们在前方冲锋陷阵,心都是悬着的。

侯丹也没想到岑彭会突然出现在黄石这里,听闻消息后,身在中军帐内的侯丹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呆愣半晌,急声问道:“谁?是谁攻打过来了?”

“是……是岑彭率部来攻!”

“岑彭?他……他不是去犍为郡了吗?”

公孙恢在犍为郡,为应对岑彭的进攻,急得上蹿下跳,四处征兵,甚至把犍为郡各县的县兵都征召到资中,要与岑彭决一死战。

岑彭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黄石?侯丹面沉似水,凝声说道:“简直一派胡言,岑彭现在犍为郡,怎么可能会来黄石,难道,岑彭小儿还会分身之术不成?”

说着话,他沉声喝道:“召集众将,随我迎敌!”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打着岑彭的旗号,不自量力的前来进攻他所在的黄石。

当侯丹率领着一干部下,出了大营,准备登船的时候,汉军派出的小船已经乘风破浪的先一步攻了过来。

侯丹急忙上船,看着迎面而来的数十艘小船,他急急下令,全军放箭。

一时间,停靠在岸边的蜀军战船,万箭齐发,箭阵仿佛雨点一般,落在汉军小船上。

汉军小船是顺风而来,甲板上根本没人,箭矢一面接着一面的铺盖在船身上,只是减慢了小船的速度,却未能阻止小船的行进。

很快,小船便行驶到蜀军战船近前,轰隆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也直到这个时候,跟在小船后面的汉军大船,才开始放箭。不过汉军射出的都是火箭,火箭落在蜀军战船上,也同样落在汉军自己的小船上。

小船皆涂过火油,沾火就着,顷刻之间,数十艘小船就变成了数十艘火船,更要命的是,船舱里没有人,装着的都是一罐罐的火油。

火油罐被点燃,纷纷爆炸开来,轰鸣之声连成了一片。与小船接触的蜀军大船,立刻受到波及,纷纷燃起大火。

扑灭火箭,那并不难,但要想破灭大面积火油的燃烧,可不是易事。

一时间,蜀军前排战船火光四起,船上的蜀军将士大乱。趁此机会,汉军战船全速向前突进,攻杀到蜀军战船近前。

双方船只接触到一起,汉军战船上探出来一条条的栈板,铺到蜀军战船上,而后,大批的汉军顺着栈板,攻上敌船,与蜀军在甲板上展开近身肉搏战。

岑彭亲自上阵,他手持三尖两刃刀,指挥手下的汉军,直奔蜀军的主战船而去。侯丹等人就在主战船上,看到有一艘汉军战船仰面而来,船上的众人脸色大变,有部将向侯丹插手施礼,急声说道:“将军,敌军攻杀过来,将军还是……还是先撤回大营吧!”

侯丹站在甲板上没有动,拢目细看迎面而来的战船,手指向对面战船,问道:“船上是何人?”

汉军战船上,竖立着一面大旗,旗面龙飞凤舞绣着一个大字:岑。

再看战船甲板,众星捧月般站立着一员大将,银盔银甲,罩袍束带,手持三尖两刃刀,立于甲板之上,纹丝不动,稳如泰山,真好似天神下凡一般。

“是……是岑彭!那……那是岑彭!”有认识岑彭的蜀将,忍不住尖声大叫道。

岑彭!他竟然真来黄石了!侯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振声喝道:“准备迎敌!”

双方的船只,越来越近,船头交错而过,船身与船身发生摩擦,发出吱嘎吱嘎的恐怖声响。

由于双方的船只已紧紧贴在一起,也不用再铺什么栈板了,人们从己方的甲板上,直接跳到敌方战船的甲板上,展开了混战。

十数名蜀军一手持刀,一手持盾,直奔岑彭冲来。岑彭冷哼出声,单手提刀,迎上前去,三尖两刃刀挥起,在空中画出一道半月形的寒芒。

率先攻杀过来的三名蜀兵,被刀锋扫中腰身,惨叫声一片,三人小腹被划开,齐齐倒地。岑彭跨过敌军的三具尸体,力劈华山,又是一记重刀劈砍下去。

对面的一名军侯急忙横起手中刀,向上招架。可惜,这只是螳臂当车,岑彭力劈的一刀,将对方砸坐在地,环首刀脱手而飞,岑彭扭身,刀尾向前用力一捅。

啪!刀尾结结实实的撞在蜀军军侯的面门,后者都来不及发出叫声,面门被击穿,当场毙命。岑彭于蜀军当中,杀开一条血路,一路杀到蜀军战船上。

侯丹身边的几名将官见状,纷纷大吼一声,各持武器,硬着头皮迎向岑彭。

还没到岑彭近前,岑彭背后的数名汉军一同射出弩箭,其中一名将官躲闪不及,被汉军弩箭钉在胸前,仰面而倒。

岑彭拖刀,来到几名蜀将近前,抡起长刀,横扫千军。

两名蜀将不敢抵其锋芒,抽身而退,一名蜀将持刀招架,当啷,嗖,蜀将就觉得掌心一麻,手中刀被撞得横飞出去。

不等他回神,岑彭接踵而至的一刀,正中他的胸膛。三尖两刃刀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将这名蜀将刺了个透心凉。另几名蜀将大惊失色,一同向岑彭展开围攻。

岑彭挥舞起三尖两刃刀,力战群敌,叮叮当当的铁器碰撞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双方也就对了十数招,一名蜀将躲闪不及,被岑彭的三尖两刃刀划开喉咙,踉跄后退。

身形只摇晃了几下,颓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一将被击破,围攻的包围圈立刻出现一个破口,岑彭趁机从人群当中蹿了出去。一名蜀将以为有机可乘,从岑彭的后面扑了上来。

哪知岑彭的背后如同长了眼睛似的,他将手中刀向后用力一捅,啪,刀尾撞击在蜀将的胸膛上,将其仰面击倒,口喷鲜血,半晌爬不起来。

见岑彭如此骁勇,己方数名将领都倒在他的刀下,侯丹怒极咆哮,持刀迎上岑彭,与之战到一起。

侯丹能被公孙述派到黄石,断汉军的后勤补给线,他自然是有些本事的,在蜀地,侯丹绝对算是一员猛将。

但他和岑彭的差距是,他只是益州一州之地的猛将,而岑彭则是天下十二州之猛将。

侯丹挥舞长刀,岑彭挥舞三尖两刃刀,两人厮杀到一起,刀光如雪片一般。

两人也就打了十余招,侯丹的身形只稍微慢了一点,他背后的甲片便被三尖两刃刀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连带着,鲜血从破口处汩汩流出。

侯丹疼得闷哼一声,身子也忍不住一阵摇晃。岑彭得理不饶人,连续出刀,刀刀都是奔着侯丹的头皮劈砍下来。侯丹使出吃奶的力气,横刀向上抵挡。

当、当、当!在持续不断的铁器撞击声中,侯丹身形摇晃着连连后退。

很快,他便退到甲板的边缘。岑彭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借助下坠的惯性,一刀砸向侯丹的头顶。

侯丹闪躲不开,咬着牙关,再次向上招架。

当啷!强大的撞击力,震得侯丹身子向后弹飞,撞开栏杆,整个人从战船上摔了下去,噗通,他掉入江水当中,把水花砸起好高。

好在侯丹的水性还不错,沉入江水中不久,人便浮出水面,露出一颗小脑袋。

他下意识的举目向船上看,逆光当中,他看到一条黑影从战船的甲板上腾空而起,随之而来的是一条长长的电光。

侯丹被震飞坠船后,岑彭没有多做考虑,人也从甲板上跳跃下来,顺势一刀向下劈砍。侯丹所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噗通、咔嚓!

岑彭落入江水,与此同时,他下劈的一刀,正中侯丹的眉心,半颗脑袋,从水面上弹飞出去,只剩下半颗头颅的尸体,浮在水面上,血水在江面蔓延开来。

岑彭杀上敌军帅船,刀劈敌军主将侯丹,其武艺之高强,作战之勇猛,让蜀军将士,无不心惊胆寒,蜀军的斗志和士气在侯丹被斩后,迅速崩塌,全军溃败。

大批的蜀军将士跳入水中,向江岸上游去,还有更多的蜀军,将汉军缴械投降,一时间,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变成了一边倒。

岑彭顺着汉军将士扔下的绳梯,爬回到己方战船上,继续指挥麾下将士,全力猛攻敌军。

黄石一战,岑彭刀斩侯丹,大破蜀军,可怜蜀军在黄石这里,屁股都没坐热乎呢,就被岑彭率部,杀了个一败涂地,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