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巴蜀之战
作者:六道字数:3524字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巴蜀之战

玄妙本打算刺杀吴汉,可奈何吴汉的武力太高,即便是在醉酒的情况之下,也如同杀神附体一般,杀人如麻,锐不可当。玄妙连面都没敢露,偷偷溜出夷陵。

现在,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目标锁定在另一名汉军主将身上,岑彭。

岑彭已经率领汉军,攻入蜀地。这次岑彭可没有浅尝即止,而是率领水军,战船装载着步兵,走长江,一路逆流而上。

以岑彭为首的汉军,势如破竹,连战连捷,先取朐忍,再取临江,而后又连取平都(丰都)、枳县二城,一口气,连续打下四座沿江城邑,打通巴郡境内的水道,汉军长驱直入,逼近巴郡的郡城,江州。

江州既是郡城,也是渚水和长江的交汇口,位置至关重要,也是巴郡境内最具战略价值的城邑。

一旦江州失守,那么汉军既可以北上走渚水,攻入广汉郡,也可以西行走长江,攻入犍为郡。

无论汉军是攻入广汉郡,还是攻入犍为郡,下一步,皆可直接威胁到蜀郡的郡城,也是成家朝廷的都城,成都。

目前驻守在江州的是岑彭的老冤家对头,田戎。

当年,秦丰、延岑、田戎都是南阳的割据势力,南征军南下讨伐,先杀邓奉,再杀秦丰,延岑和田戎被汉军击败后,逃到蜀地,投靠了公孙述,还被封了王。

岑彭派人潜入江州,打探了一番,江州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而且城内守军众多,粮草充足,这一仗,并不好打。

汉军于江州城外,临江设下营地,威虏将军冯骏,奉岑彭之命,对江州发起进攻。只不过汉军的攻势并不猛烈,说是强攻,其实更像是佯攻。

冯骏在攻城的同时,岑彭亲自指挥汉军将士,于江州城外一点点的扎下一座环形连营。这座连营,把整个江州围在其中。

岑彭心里很清楚,江州易守难攻,己方若强攻江州的话,将士们的伤亡会很大,没准这一仗打完,己方将士便已无力向成都推进,得不偿失。

若想不伤元气的拿下江州,己方就不能强攻,只能选择困城。什么时候,把江州城内的粮食都耗尽了,江州自然会不战而降。

但有一点,汉军的粮草也并不充盈,围困江州,弄不好江州的粮食还没耗尽,反倒先把己方的军粮耗尽了。

这时候,岑彭的目光落在了平曲身上。平曲堪称是巴郡的粮仓,巴郡的粮食,一部分囤积在江州,另一部分,就囤积在平曲。

拿下平曲,不仅对江州敌军是个沉重的打击,同时也能大大缓解己方的粮草问题。

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岑彭当机立断,留下冯骏,继续佯攻江州,他亲帅汉军骑兵,悄悄向平曲进发,偷袭平曲。

平曲距离巴郡倒也不算太远,以岑彭为首的骑兵,奔行一日,当晚便抵达了平曲。

如果把岑彭认定是位水军将领,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岑彭是货真价实的陆军统帅出身,他之所以善于打水战,完全是驻守南郡期间磨练出来的。

率领陆军作战,那才是岑彭最擅长的本事。

平曲守军,做梦也想不到,正在围攻江州的汉军,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平曲守军戒备不足,城防松散。

当晚,岑彭派出小股精锐之士,悄悄爬上城墙,潜入城内,打开了城门。

随着城门一开,在城外蓄势待发的汉骑兵蜂拥而上,在岑彭的率领之下,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入城内。

这一战,以岑彭为首的汉军将平曲守军杀得大败,缴获的军粮,堆积如山,足足有数十万石之多。

这数十万石的粮食,被汉军将士们从平曲运回到江州大营,全军的将士,无不欢欣鼓舞,兴奋得手舞足蹈。

数十万石粮食,这可帮汉军解决了大问题,在之后数个月的时间里,汉军再不用再为粮草不足的问题而担忧了。

全军将士,对于岑彭的统率力,无不是打心眼里敬佩,全军士气也是高涨到了顶点。

汉军围攻江州,并成功偷袭了平曲,还抢走数十万石粮食,这些消息,如同走马灯似的,接连不断地传到成都。成家朝廷闻讯,无不震惊大骇。

以前,岑彭也有率领汉军攻入蜀地过,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但每次岑彭都不会过于深入,且停留一段时间后,便会主动撤离。

可是这次不一样,以岑彭为首的汉军,已经先后攻陷江关、鱼复、朐忍、临江、平都、枳县、平曲数地,简直是势如破竹,连战连捷,现在更是以连营包围江州,丝毫没有要退兵的意思,看得出来,岑彭这次率军攻入蜀地,是要和己方决一死战的。

朝堂上,坐在御座上的公孙述向前探了探身子,问道:“何人能破岑彭?”

偌大的朝堂,文武百官,鸦雀无声。

对付一般的敌军,他们还自信能应对一下,但对付岑彭,众人的心里是真没底啊!

公孙述环视群臣,这么多的文武大臣,竟然无一人敢去对阵岑彭?看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的众人,公孙述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正在他心中哀叹之际,武将当中跨步走出一人,这员将领向公孙述拱手施礼,振声说道:“陛下,微臣不才,愿出征迎战岑彭!”

公孙述定睛一看,这位正是他麾下大将之一的谢丰。谢丰话音刚落,又有一员大将出列,拱手说道:“陛下,微臣愿与谢将军同行,与岑彭小儿,决一死战!”

这一位,同是公孙述麾下的大将,袁吉。

谢丰、袁吉二人交情莫逆,时常一同领兵出征,堪称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他二人也的确是善战,为公孙述奠定巴蜀基业,立下过汗马功劳。

见谢、袁二人请缨出战,公孙述禁不住长松口气,总算是有人没有被岑彭吓到。没等公孙述说话,延岑急忙出列,向公孙述拱手说道:“陛下不可应允!”

公孙述眉头紧锁地看着延岑,问道:“大司马这是何意?”

延岑正色说道:“陛下,岑彭由南郡打到江州,一路推进,每战必胜,现在正是汉军士气高涨之时,我方主动出兵迎战,只怕,是以卵击石啊,还望陛下明察!”

他这话,谢丰和袁吉都不乐意听,二人脸色一沉,狠狠瞪了延岑一眼,双双对公孙述说道:“陛下,微臣愿立下军令状,此战若不能击溃岑彭小儿,微臣提头回见陛下!”

他二人都是公孙述的老部下,而延岑则属于半路出家的,他是不敌汉军,被刘秀打败之后,才被迫逃到了蜀地。

就内心而言,他二人都十分看不起延岑,延岑有什么本事?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会跑路。

他先是自己混,自己混不下去了,跑去南阳跟着邓奉混,把邓奉混死了,他又跑去南郡跟着秦丰混,把秦丰也混死了,这才跑到益州,投靠陛下。

最让谢丰、袁吉气恼的是,陛下还偏偏对延岑很器重,不仅封他为汝宁王,还让他做了大司马。

延岑对于谢丰、袁吉二人的敌意,视若无睹,正色说道:“陛下,现在敌军携连胜之势,势头正劲,与敌力战,非明智之举啊!”

“难道,江州之危就不解了吗?”另一名武将侯丹,大声质问道。

要知道现在被困在江州的可是田戎,当初你延岑是跟着田戎一同投靠的陛下,无论于公于私,你延岑也不能不管田戎吧?

延岑沉默片刻,说道:“江州易守难攻,汉贼短时间内,难以攻克江州,我方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解江州之危!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把汉贼困在巴郡,不能让汉贼趁机攻入广汉、犍为二郡!”

其实,公孙述会重用延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主要是延岑很会揣摩公孙述的心思。公孙述是不太愿意与汉军力战的,哪怕双方的战损是一比一,公孙述也耗不过刘秀。

公孙述只有一个益州,而刘秀是坐拥十二州,汉军战死一个兵,后方都恨不得补充上来两、三个兵,而公孙述这边,则是战死一个少一个,兵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补充上来。

即便是后世,三国时期,诸葛亮也在出师表中,第一句话就写明,‘今三分天下,益州疲弊’,只占一个益州,想抗衡整个天下,太难了。

延岑的主张是,不要与汉军硬碰硬,尽量把汉军拖在江州这里,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等到汉军的锐气消退,己方再战,此仗会好打许多。

公孙述仔细想了想,认为主战的谢丰、袁吉都是在瞎胡闹,没有分析清楚局势,没有权衡利弊,而延岑的主张,倒是颇合他的心意。

他说道:“大司马!”

“微臣在!”

“吕将军!”

“微臣在!”吕鲔跨步出列,插手施礼。

“你二人率五万兵马,镇守雒城!”

“微臣遵命!”延岑和吕鲔双双施礼领命。

雒城,便是广汉郡的郡城。公孙述把延岑和吕鲔放在雒城,是防止岑彭走渚水,北上广汉郡。

而后,公孙述又道:“大司空!”

“微臣在!”大司空公孙恢,是公孙述的弟弟。

“王元!”

“微臣在!”在武都郡被来歙大败,灰头土脸逃回成都的王元,想不到公孙述还能点到自己头上,急忙出列。

“你二人率五万兵马,驻守资中!”

“微臣遵命!”

资中位于犍为郡,在长江沿岸,公孙述把公孙恢和王元放在资中,是防止岑彭走长江,西进犍为郡。

紧接着,公孙述又道:“侯丹!”“微臣在!”“你率两万兵马,进驻黄石,切断汉军之水路!”

黄石位于巴郡,在汉军的后方,于平都和枳县之间,是座不起眼的小镇子。

岑彭率领的汉军路过过黄石,但并没把黄石放在眼里,也没有派兵去攻,现在公孙述把侯丹派过去,是为了切断汉军的后勤补给。

通过公孙述的排兵布阵,不难看出,公孙述是真没打算救援江州。

他派出十多万大军,其中五万人在广汉郡,五万人在犍为郡,只有两万人被他派到巴郡,而且还不是为了解江州之危的,而是驻守黄石,要骚扰汉军的补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