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十章阵法封印
作者:黑色毛衣字数:2152字

第两千九十章阵法封印

浩瀚黑暗的宇宙, 宛如无边无际的深海。

一颗偏居宇宙一偶如蜂巢般的行星数千万年飘浮在这里,孤寂而神秘,直到一群修行人的到来,打破了尘封已久的孤寂。

“都小心一些,这里的通道层层相连,说不定还有存活的冥兽居住在这里,惹了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衡祎低声说道。

卓不凡答应了和衡祎等人,一同探险这座‘冥纹师古墓’,至于云溪、虎烈、仲世明、虎贲等人也没有离开,谁都明白,这里乃是一座宝藏,若是能在其中得到一些好处,对自己修行将会有极大帮助,三年之后,星空联盟的选拔赛开始,在这之前,谁都想再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而想提升自己实力最快的方式,就是寻找一些传承遗迹!

“嬴先生,这座古墓内原本的冥纹师是什么修为?”风疾看了眼身旁笼罩在黑袍里的嬴先生,轻声问道。

嬴先生沉吟道:“这座古墓内的冥纹师,身前修为最少是九印冥纹师,刚才那头双头狱鳄就是被他控制的蛮兽,即便他死后,这头蛮兽依旧在守护在这里。”

“九印冥纹师?”风疾倒吸了一口凉气,“按照嬴先生的说法,九印冥纹师已经相当于界级强者的存在?”

嬴先生轻轻点头,“嗯,不过冥纹师最恐怖的是布置阵法,和对冥力的运用,利用利用冥力控制一些蛮兽和异虫为自己战斗,所以宁愿碰见一名界级强者,也不愿意碰见一名九印冥纹师。”

其他人听到嬴先生的话,脸庞都不由露出一丝震惊的表情,九印冥纹师的恐怖程度,比真正的界级强者还要强出不少。

“这古墓里的主人已经死了,就算生前再强,也没什么害怕的。”姜如是笑呵呵,道:“影杀公子,你说呢?”

姜如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贴在卓不凡身边,一缕缕幽香飘入卓不凡的鼻端。

“像这样的强者,即便是死了,留下来的阵法也很危险,姜城主,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多谨慎一点,总没错。”卓不凡淡淡一笑,看了对方一眼。

姜如是浅浅一笑,美眸如丝,呵气如兰,“影杀公子心思缜密,跟影杀公子一起,总是让人感觉很有安全感,影杀公子不知道你是哪个宗派来的天才?”

“沧澜星域,玄界宗。”卓不凡道。

“哦,玄界宗,我倒是听说过,也是极为有名的宗派。”姜如是螓首微点,一双桃花眼泛着秋波,视线凝聚在卓不凡的身上,她总觉得,这个看起来修为并不高的青年,有着一丝危险的感觉。

“影杀,我想跟你说点话。”忽然,云溪快步走来,一把抓住卓不凡的手臂,将他拉向后方。

姜如是怔了怔,又看了看云溪,露出一抹极有深意的笑容,也不说话,默默的朝着前方走去。

“嗯,云小姐,怎么了?”卓不凡看了看云溪,一脸疑惑之色。

反正他也表现出了足以让衡祎等人忌惮的实力,现在也不用假装‘未婚夫’的身份。

“你和姜如是保持点距离,长得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天城大陆不少青年才俊现在都被她豢养在府中,你难道也想做那种男人?”云溪皱眉,真元传音道。

卓不凡只唇角露出一丝苦笑,道:“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遇色智昏’。”

进入魔域这么多年,卓不凡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克拉卡星系的银姬是他见过的女人中,最有味道,姿色能排入前三的女子,也没能让卓不凡心动,更何况是姜如是。

“那最好,你是为了我爹才来这里,我不希望你出事。”云溪小脸微微泛红,低声说道。

卓不凡点了点头,假装没听懂她话中的意思。

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叶子沁和龙歌月,这两个女人是他前世今生的最爱,人一辈子会遇到许多风景,但风景就是风景,在无法逆转的时光中,那两个陪伴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女人,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不仅仅是记忆,而是属于生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云溪见到卓不凡一副淡漠的模样,心里微微泛起一股酸楚,心里暗道:“这个臭傻蛋,听不懂我的意思吗?还是故意装作听不出来?”

仲世明跟随在后方,视线一直落在卓不凡和云溪的身上,看见云溪脸上那副‘小女儿家’的模样,不由暗暗捏了捏拳头,心里蹿起一股怨憎之火。

……

众人这般前行了约莫两万米之后,再度出现在一间巨大宽阔的密室内,密室中央有一高台,高台上摆放着一本泛着紫色光晕的书籍,一枚空间戒指,还有一把钥匙。

而在高台周围,则是有个一道道紫色光圈,笼罩着整座高台。

“宝物!”

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盯着摆放在高台上的三件宝物。

最重要的是,这座密室内没有蛮兽存在,宝物就眼睁睁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哈哈,这密室内的宝物是金沙手机网投平台的了。”衡祎哈哈大笑。

“这里虽然没有蛮兽,但这高台上的宝物有阵法笼罩,想要拿到宝物,没那么简单。”九象真人摇摇头,道。

谁也不傻,那笼罩着宝物的紫色光环,显然是某种极为厉害的阵法。

“什么狗屁阵法,我来打破他。”衡祎目露凶芒,刚才被卓不凡挡住一招,心里憋了一股气,正愁找不到地方发泄,说罢,衡祎体内的真元如火山爆发呼啸而出。

衡祎伸出双臂,双掌合并,而后缓缓分开,凝实的真元在双掌之间凝聚出一柄煞气满满的宝剑!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立刻结出真元护罩笼罩自身,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嗖!

真元宝剑对准高台外的阵法护罩爆射而去,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真元宝剑直接穿透了紫色光环护罩,然后,突兀的消失了……

就连阵法屏障上,也未荡漾出一丝涟漪。

“咦?”

衡祎皱着浓眉。

嗖!

忽然,一道真元宝剑陡然朝衡祎爆射而来, 衡祎脸色一变,立刻将元力化作一只大手,直接朝真元宝剑拍去,两者相撞,狂暴的劲风席卷而开,衡祎直接朝后方连踏退了十数米,脚下石板裂开一道道手臂粗的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