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深谈
作者:子夜天明字数:2189字

第三百三十五章 深谈

关于叶天的事情,从老战友那听到过一些的,所以他没有留更多的人在医院对刘颖进行保护,而是撤走一部分人,以今天的事情为由头,实施自己多年来忍辱负重的计划。

进行简单的消毒之后,叶天进入重症监护室。

趁着没有医生来妨碍,他直接对刘颖进行针灸治疗,叶天要让刘颖尽快苏醒,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一系列的线索,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里的问题。

本源之气配合针灸,让刘颖的身体各方面在短时间内都恢复到了正常,只是人却没有苏醒。

这让叶天有些急躁:“怎么回事儿?按理说应该可以醒了?难道还有其他地方受伤自己没有检查到?”

想到这里,叶天赶紧给刘颖检查身体。

谁知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身着白大褂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叶天的行为,直接开口呵斥:“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重症病房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可能导致病人病情的恶化,甚至死亡?”

“我是他男朋友,我也是一名医生,我在给他用中医的方法治疗。”

叶天说话的时候,不由看向那个医生,当他看到那个医生手指和虎口的时候,明显一愣。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医生应该有的手。

粗糙、虎口有老茧。

这让叶天不由提高警觉,难道对方知道刘颖没有死,来补刀的?

有了这个怀疑,叶天再次细细打量那个医生,这一看疑点更多了,因为那家伙脚上竟然穿的是运动鞋,脚面上还有土,这可是重症病房,就算是他进来守护刘颖,都会给他消毒,要是真正的医生恐怕绝对不会忘记这一点。

叶天一个纵身,到达那人身边,毫无征兆的出手。

谁知,那家伙似乎早有准备,竟然快速后退,再后退的过程中手上竟然多了一把枪,而枪口正对着刘颖的病床。

这让叶天大惊,手中银针快速扔出,同时为了保险起见,他一把拽起盖在刘颖身上的被子,朝着那个假医生扔去。

叶天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是那个杀手没有想到的,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愣神。

高手对决,往往争的就是那么一瞬间,所以叶天的银针在这一刻正好扎在那家伙拿枪的手腕之上。

被子随后也套在了他的头上。

叶天更是直接一脚将其踹出重症病房,同时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枪。

快步上前,一把掀开被子,用枪指着那人的脑袋冷冷道:“说,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刘颖?”

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外面守候的两个警察赶紧赶过来,听到叶天的问话,两人额头都开始冒冷汗了。

没想到他们连个刚刚放进来的医生,竟然是个杀手。

这要是被他们头儿知道了,两人恐怕要失业,回家抱孩子了。

谁知那个人只是冷冷一笑,接着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人就倒了下去。

“职业杀手?”

看到任务失败,男子直接服毒自杀,让叶天意识到,这里的事情,恐怕远比刘颖或者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同时更加激起叶天的愤怒,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想将这里变成真正的制毒王国。

而看到这一幕的两名警察也是有些傻眼,他们虽然办理过一些大案,可是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保守秘密而服毒自杀。

傻眼归傻眼,两人还是第一时间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队长。

刘万年听到这个之后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迅速。

看来有必要和叶天交一下底了,所以他安排手下人去继续侦查,他则赶往医院。

犹豫刘颖被叶天治疗,所以经过医院的二次诊断之后,觉得已经脱离危险期,所以直接转入豪华病房。

而刘万年则是在那个病房和叶天见面的。

“叶少,事情到了这一步,恐怕对方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们这是想要先发制人。所以我希望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叶天虽然对刘万年也不信任,但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他需要的是更多的线索。

所以哪怕刘万年是对方的人,他也得走出这一步,沉默了一下道:“可以,我相信你。”

刘万年干刑侦那么多年,叶天那点心理他还看不出,所以又多解释了一句:“龙老是我的老上司,当年因为执行一次任务失败,被踢了出来,这才到了地方,前一段时间,龙老说想要解决这里的问题,可以找你。”

“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

叶天听了这个解释,对刘万年多相信了一分,要不然刘颖怎么会知道,自己可以帮忙的。

信任增进了一步,叶天才问出心中的疑惑:“既然龙老知道这里的情况,为何不早早动手,而是要看着这里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

“地方上的事情,龙老他们根本没法参与。”

刘万年也是表示深深的无奈:“当初我被平调到这里的时候,就想着解决这里的问题,也求助过龙老,他只是说时机未到,让我忍辱负重,所以这些年我只是暗中调查证据,哪怕是我的侄女婿卧底被杀,我都没有敢进一步追查,就是希望给他们造成,我已经屈服的假象。”

“你没有牵涉其中吧?”

这是叶天最关心的问题。

刘万年摇头道:“我有意无意的表明,他们的事情我不管,但是绝对不会参与,所以他们并没有强迫,只是对我进行提防,所以这些年,我并没有搜集太多的证据,要不是这一次,你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恐怕我还要继续装糊涂。”

“没有太多的证据,我又该如何做呢?”

叶天有些郁闷了,刘万年没有太多证据,刘颖昏迷,他也没办法将对方绳之以法。总不能跟他们似得,派人将主谋给干掉吧?

看到叶天略显失望的表情,刘万年就知道叶天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赶紧道:“证据虽然不多,但是却很有用,金沙手机网投平台怀疑环山镇有他们制毒的基地,只是怕打草惊蛇,再加上那里被他们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金沙手机网投平台几次试探之后,就没敢更进一步了。”

刘万年这话说的如此直白,叶天还不明白,呵呵笑道:“直接说不完了,还绕这么大个圈子,环山镇的事情,交给我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