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越狱
作者:东一方字数:2464字
三国大特工
东一方

第1章 越狱

酸臭的牢房,静得吓人。

王磊双手抱膝蹲在牢房角落,心中暗道:“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办法逃出去。”两天前,王磊是华夏国安局的一名特工,转眼物是人非,成了和他同名同姓的一个人。

不过,他的身份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世,他是被抓的犯人,即将被处死。

这一年,是东汉中平六年5月(189年),汉灵帝驾崩,皇子刘辩即位,而屠户出身的大将军何进将死,豺狼虎豹般的董卓将在这一年入主洛阳,开启汉末诸雄的大格局。

然而,这和王磊却没有关系。

王磊十八岁,是冀州邺县出了名的痞子。由于父母早亡,王磊13岁的时候开始在邺县街头厮混,靠着一股子狠劲儿,逐渐在邺县站稳了脚跟。十八岁的王磊长得魁梧雄壮,身高已经超过一米八五,因为王磊的狠劲儿,被邺县的街头痞子称为王老虎。

一次聚众斗殴,王磊失手杀人,然后被抓到狱中。

换做以前的王磊,即使骨子里发狠,但耳濡目染的尊卑观念重,畏惧官府,不敢和官府作对,肯定是坐着等死。可现在,这具身体的灵魂是后世的精英特工,不受条条框框约束,做起事来没有顾忌,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两日,王磊就一直琢磨着越狱的事,想逃出去。王磊不是历史白痴,相反他熟悉汉末三国的历史,知道接下来会开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战乱四起,人命如草,但这样的时代,也是英雄崛起的年代。

以他的本事,投奔曹操、袁绍之类的人,混个将军不成问题。

“王磊,用饭了。”

鸭嗓子般的声音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

片刻工夫,一名五短身材的黑脸狱卒走了过来。

“嚓咔!”

牢门打开,狱卒走到王磊的身前把食物放下,斜眼一扫,趾高气昂的吆喝道:“这是你最后一餐,吃吧。”盘子中鸡、鸭、鱼、肉俱全,好酒好菜,和前两日的面饼、稀粥有着天壤之别。王磊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知道这是杀头前的最后一餐。

他抬头看了眼站在原地不走的狱卒,没有拒绝,伸手摁住烧鸡,扯下一只鸡腿,就着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弄得嘴上满是油渍。

吃了小半,王磊再一次抬头看向没走的狱卒。

“狱卒大哥,酒肉太多,我一个人吃不完,你也来吧。这么好的酒菜,浪费了可惜啊。”不等狱卒说话,王磊又继续说道:“早知今日,就不该和一帮泼皮斗殴,悔不当初。”

语气落寞,带着浓浓的悔意。

这句话,一瞬间就让狱卒放松了戒备。

狱卒目光落在酒肉上,咽了口唾沫。狱卒的家境不怎么好,不可能经常吃到好酒好肉,所以颇为心动。再加上看见王磊眼神诚恳,狱卒点点头,撩起衣袍坐下来,笑吟吟的说道:“你小子一个将死之人,吃了好酒好肉着实浪费。也罢,我帮你一把,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尽管说出来,我尽量帮你完成。”

他肚子里面的馋虫再也忍不住,伸手抓起酒坛子就往嘴里灌,却没注意到王磊眼中的一抹森冷。

“咕噜!咕噜!”

狱卒敞开了喝,没把王磊放在眼中。

“狱卒大哥,我孤零零的一人在邺县闯荡多年,攒了些钱财。我愿意把所有的钱财孝敬给狱卒大哥,只求狱卒大哥帮我办一件事。”

王磊露出激动之色,望着狱卒。

“直说无妨,我帮你完成。”

狱卒拍着胸脯,脸上笑意浓浓,没想到还能捞到一笔意外之财,也算是运气。

王磊循循善诱道:“隔墙有耳,狱卒大哥附耳过来。”

“好,好!谨慎点。”

狱卒毫不怀疑的把脑袋伸过去,却陡然看见王磊咧嘴发笑。

“不好!”

狱卒心中咯噔一下,但已经来不及。

电光火石间,一只大手从黑暗中伸出来,犹如铁钳般夹住狱卒的脖子。巨大的力量瞬间让狱卒脑中充血,眼中布满了血丝。狱卒咿呀大吼,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惶恐。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痞子竟然敢动手劫持他,而且是蓄谋已久的动手。

王磊目光冰冷,沉声说道:“安分一点,否则弄死你。”

狱卒心中冷飕飕的,暗骂自己太大意,同时连连点头当做回答。

“解开我脚上的脚镣!”王磊吩咐道。

“是,是!”

声音模糊,但能听清楚。

狱卒忍着喉咙处传来的痛楚,取出钥匙解开了套在王磊脚上的镣铐。没有了脚镣,王磊才得以自由。他掐着狱卒的脖子,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越往外,王磊的一颗心随之激动起来。

“有人来了!”

王磊和狱卒往外走,骤然听见零散的脚步声。

“有人越狱了!”

竭力的嘶吼,陡然在牢房中响起。

被关押在王磊右手侧的犯人桀桀大笑,目光冰冷。顷刻间,急促的脚步声迅速奔来,几个狱卒冲进来,锵锵之音在监牢中传出,一柄柄锋利的钢刀对准了王磊以及被王磊挟持的狱卒,很快就把王磊包围了起来。

冲进来的狱卒一脸凶狠,大吼道:“立即放人,否则杀无赦。”

王磊冷笑两声,沉声喝道:“我本是将死之人,还怕杀无赦么?笑话。”

一众狱卒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王磊,立即放人,本官饶你一死。”

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走进来,他身着黑色长袍,头戴高冠,腰缠玉带,双手背负在身后,略微昂着头,凛冽的目光直视王磊,给人以巨大压力。

“县尊!”

被抓的狱卒惊呼,脸色惨白。

“县令沮授!”

王磊的脑海中,浮现出邺县县令的资料。眼前的县令是历史上的一尊牛人,曾辅佐袁绍问鼎冀州,袁绍战败后被曹操俘虏,誓死不降而被杀。

面对沮授,王磊依旧冷静。

他抓着狱卒脖子的手没有丝毫的松动,沉声说道:“我杀人在先,越狱在后,并且又挟持狱卒,已经罪加一等。按照汉律当死,县令却说饶我一命,怕是为了稳住我的。等我放了人,县令大人立即就会派人拿下我,小小伎俩岂能骗我。让开,我只要出城就放人。”

沮授盯着王磊,突然大笑起来。

王磊拧着眉,喝道:“立即让开,否则我杀了狱卒。”

旋即,他手上用力,狱卒疼得咿呀大叫。

沮授却不着急,缓缓说道:“小小伎俩在本官面前卖弄,真是班门弄斧。本官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可能杀了他,至少没到绝境之前,不可能杀掉护身符。狱卒一死,你必死无疑。”

“咯噔!”

王磊神色凝重,暗道沮授厉害。

一句话,道破他的处境。

沮授抬起手指着王磊,气势凌厉,朗声道:“人言东市王老虎一匹夫,有勇无谋。今日一见,没想到一个街头痞子竟有如此心机,很好,很好。”稍作停顿,沮授继续道:“本官和你做一笔买卖,放了狱卒,并且帮助本官办一件事,本官就饶你一死。”

“如何信你?”

王磊心如止水,没有被沮授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