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给钱
作者:一剑情缘字数:3402字
美女的透视狂医
一剑情缘

第1章 给钱

南阳市,火车总站。

八月底,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有人欢喜有人悲,因为萌萌哒的学弟学妹们就要开学了。

“卧槽!这卧铺太贵了,竟然要一千多块!”

随着一个抱怨的声音,穿着有些邋遢的陆阳天,手里却握着一张去京都市的高级软卧票,从售票大厅里走了出来。

刚才在买票的时候,由于多看了几眼那个漂亮的女售票员,就稀里糊涂的买了一张这票。爷爷给他的生活费与学杂费本来就不多,买了这么一张票后,接下来也不知道要吃多长时间的泡面,不过即使如此,碍于面子的问题,他也没有选择退票或者换票。

跟着爷爷生活的这十几年里,陆阳天不断跟着爷爷学习医术,只是不明白的是,自己跟着他学医十几年了,但爷爷还是让他去京都大学学习。

不过京都市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京都大学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哪里汇聚着世界中医医学的尖端技术,倒是值得陆阳天一去。

走出大厅之后,陆阳天将火车票放进裤兜里,然后挺了挺腰板,脖子上挂着的一枚古朴戒指显露出来,随着陆阳天转身向大街上走去,戒指被阳光照射到的那一瞬间,一道刺眼的光芒,一闪即逝……

“迪!迪!”

“砰!”

由于陆阳天满脑袋都在想将来生活费的事,也没留意自己的面前正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车主在车上看见有个人低着头走了过来,就拼命的按了几下喇叭,谁知陆阳天还是撞在了法拉利的引擎盖上。

“靠!谁这么不长眼,竟然把车停在这儿……”

本来就是陆阳天的错,他还大骂一声,车主有点微怒,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是个一身名牌的惊艳少女。这少女应该不足二十岁,一件红色的小西服,凸显着身材,既丰满性感又时尚高贵。

少女姓吴,名梦洁,南阳市广杰集团董事长吴泉东的千金,不仅出身高贵,而且还是南阳市最有名的美女之一。

“喂!这么大的一辆车你看不见吗……”

陆阳天本来还想骂来着,不过一看到吴梦洁,双眼立刻呆滞,而且目光还停留在对方领口处的雪白肌肤,久久不能离开。

“流氓,看够了没有?”

吴梦洁对这种目光早就免疫了,不过一般人都是偷偷摸摸的看,这家伙如此明目张胆倒是不多见。

“没看够……咳咳,不是那个啥,你这么一个大美女,穿这种衣服出来是很危险哟!”

陆阳天被美女一声娇喝回过神来,嘴上还好心的提醒,不过眼睛依然时不时的扫过对方胸口。

“穿什么衣服我愿意,那都是我的事情,管你屁事!”

“那倒也是!”

陆阳天说着,迈着步伐准备离开。

吴梦洁走到自己车前看了看,在自己车的引擎盖上竟然多了一道划痕!

“你给我站住!”

陆阳天回头的瞬间,用指尖触摸着额头,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方式,并用深情的眼眸看向吴梦洁。

“小姐,有何贵干!”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吴梦洁似乎对小姐这个称呼很敏感,反驳之后,染着鲜红指甲的纤细玉指指着车上的那道划痕继续道。

“我的车这里被你刮花了,看到没有!”

陆阳天听到自己把这女人的车给刮花了,立刻被吓了一跳,刚刚的君子风度也烟消云散,赶紧过来仔细观察引擎盖上的痕迹,经过一番对比,把人家的车给刮花了的的确是自己,而且最黑祸首竟然是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

陆阳天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个戒指虽然看起来不算什么,但却异常坚硬,用棱角划破玻璃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别说这车上油漆了,只是不知道这戒指到底是啥材料制作的,怎么会这么硬。

不过眼前,在这戒指上还残留着一点红色油漆,有如此铁证,看来自己就是想懒也赖不掉了!

“说吧,你想怎样!”

“赔钱吧,还能怎样!”

“多少?”

“五万!”

“啥!五万!你打劫吧,砰你这车子一下比摸一下女人的屁股还贵!”

陆阳天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法拉利的跃马标志倒是认识,带着个牌子车,随便一辆也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臭小子!你少打岔,赔还是不赔,不赔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要让陆阳天赔钱,如果是五百或许他还能拿得出,如果是五万,估计就是把他给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其实,吴梦洁看对方一身邋遢的行头,估计对方也一下子拿不出五万块,如果对方好好道个歉,说点好听的话也就算了,毕竟他也不是有意的。但这家伙说话这么难听,还一直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跟对方索赔修理汽车的费用。

“别呀!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吗?”

“那快点赔钱!”

“看你这车应该值不少钱吧,干爹送的……”

本来陆阳天想跟这么美女聊聊天,搭搭讪,希望美女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料这么一句话却直接把对方彻底激怒!

陆阳天刚来城市不久,他还不知道“干爹”这一词已经被吊丝网民给玩坏了,所谓的“干爹”已经是另一个意思。

“你存心找茬是吧!”

吴梦洁乃千金大小姐,周围都是羡慕和赞美的声音,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抬起脚就踢了过去。

陆阳天意识性的伸手一捞,直接将吴梦洁穿着的丝袜的美腿抱住,穿着高跟鞋的吴梦洁,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自己车的引擎盖上。

“哇!Hello kitty!还是粉色半透明的!”

吴梦洁一坐下,一腿还被陆阳天抬着,双腿岔开,黑色小皮裙下的美景一览无余。陆阳天看了就看了吧,竟然还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吴梦洁简直要被气疯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千金之躯,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如此邋遢的恶棍偷看了,一时有些失去理智,便用手去捶打陆阳天。

陆阳天一手抱着吴梦洁的腿,另一只手去挡对方不断打来粉拳,整个画面显得极其暧昧!

吴梦洁挣脱了一阵,不但没能挣脱半分,反而让两个人的身体接触更加密切了,陆阳天的手也攀上了她的大腿,一时之间气得吴梦洁眼泪就要流出来。

“放开我呀臭流氓!”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陆阳天还想跟她好好玩玩,但看见对方快要流泪了,也只好松了手。

“你,你不但不赔钱给我,还占我便宜,好,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来,你今天死定了……”

吴梦洁说着,掏出一部红色的手机,这就准备打电话,不过打给谁好像成了一个问题。

看到对方如同黑社会一样打电话叫人,陆阳天知道这次难以善后了,他开始有点不知所措。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昨天晚上爷爷还嘱咐他的话,漂亮的女人都很狡诈,跟她们打交道一定要留一个心眼,没想到昨天刚嘱咐完,今天就遇到了这一档子事。

“臭流氓!怕了吧,怕了就陪我五万块钱,喊一声姑奶奶我错了,我就放过你!”

掏出手机,作势打电话的吴梦洁,扭头对着陆阳天说道。

陆阳天哭丧着脸,从脖子上解下一条链子,这条链子上的挂件,就是把吴梦洁的车刮花的那个古朴戒指。

“这样吧,你让我拿五万块钱,我肯定是拿不出,我现在把我的这个戒指压在你这儿,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赎回来。”

这个戒指几乎可以说是陆阳天的命根子,据爷爷说,这是陆阳天五岁时,父母临走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于是就用一条绳穿起来,当个护身符挂在了陆阳天的脖子里。

十几年以来,它陪同陆阳天经历了诸多风风雨雨,不知到磨断了多少条绳子,丢过多少次,幸运的是每次丢了都能顺利找回来。

到今天为止,陆阳天见到这枚戒指,就如同见到了十几年没有见面的父母,意义绝对非比寻常。

但现在对方态度恶劣,自己不得不先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抵押给对方。

吴梦洁倒是有些好奇,她伸出手,在香玉指尖触碰到戒指的那一刻,那枚戒指竟然有异动,散发出了淡淡光芒,只是在光芒太弱,谁都没有觉察到。

吴梦洁拿起戒指之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戒指看似平凡,但触感柔和贴肤,并伴有一丝清凉在里面,只是外观也太上不了台面了。

黑色而宽大,而且上面也没有什么花纹,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枯木雕刻成的。

“你少拿一个地摊货来糊弄我,你这东西在古玩市场,十块钱给好几个!”

“啥?我这个怎么能跟古玩城的地摊货一样……”

陆阳天刚要解释什么,吴梦洁看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奥迪A6轿车,正缓缓向俩人这边驶来,随之她的态度,竟然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改刚才愤怒摸样,换上一副唯美的笑脸。

“你这么盯着我的身体看,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陆阳天愣了愣,他不明白这女人心里到底打什么算盘,警惕的点了点头。

“我认为你不但人长得美,身材也是世所罕见,这小西装搭配的也很巧妙,能够凸显你胸大腰细的资本,只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

听着陆阳天把自己夸赞了一番,吴梦洁的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傲人的气质,然而听到陆阳天后面的一句话之后,吴梦洁顿时面露怒容,不过随后她强行将怒火压下去,再次微笑道。

“人家这可是纯天然的,不信你可以靠近一点,仔细看一看!”

陆阳天彻底蒙圈了,或许他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那傲人的身材足以让人不顾一切的扑上去。